九州大陆近海

九州近海划分

九州大陆的东部和南部是广袤的大海,基于各族所占据的地域不同,九州大陆的东南沿海被分为四个区域,分别命名。这四个区域分别是:宁州东部的溟海、澜州东部的涩海、越州东南部的溯洄海和宛州南部的湄海。

这五片海域或因地理、洋流、气候的特异性,或因临近大陆的种族,而各有不同的气质。


溟海

溟海的自然设定

溟海烟波浩瀚,常有弥天雾气,所以被称为“溟”。

溟海上岛屿较少,多集中在远海区域,其中最大的一座岛屿被称为斑驳岛。

斑驳岛名字由来于覆盖整座岛屿的岩石,这些岩石颜色不一,红、褐、黄、绿等颜色的怪石密布整座岛屿。雾气不浓的白日里,飞翔在空中的羽族向着岛屿远远望去,整座岛屿五色驳杂,由此得名斑驳岛。

由于雾气弥漫,溟海在羽族中一直有着各种阴森恐怖的传说记载,而北部更加寒冷的气候,也让这片海域的海盗和鲛族更加强悍、粗犷,进一步加深了传说的氛围,对于九州大陆近海上行走的商船而言,溟海往往是他们最不希望接触的海域。


涩海

涩海的自然设定

涩海海域辽阔,但岛屿数量并不多,其中较为著名的是北部的苒山和南部的兰沚。


苒山

苒山是澜州外海的一座较大的岛屿,岛以山名,因海上神山闻名于九州大陆,被羽族称为海外元极。

苒山兀立百米,山脚一侧有浅滩。岛上植被茂密,羽族很早就发觉这里印池星力丰富,以数百年时间,在此培育出深幽而繁茂的元极林。

从空中俯瞰苒山,可以看到整座岛屿伸展如戟,山势如长矛,浅滩如新月。自北向南延伸的苒山矗立在岛屿的西侧,西麓陡峭险峻,壁立如墙,与大陆隔海相望;东麓则是浅滩,呈月牙状。只在岛的最北端,有一处海湾形似戟牙,是一处天然的的避风港。

苒山地势峭拔,易守难攻,也不在任何重要的航路之上,多年来一直只有羽族的元极林与祭坛存在,无人常驻。

永曦年间最后十几年,鲛族的隐梁公子碧温玄曾时时造访苒山,以此为据点,联络交通外海鲛族与陆上帝国。外海鲛族得益于此,尊其为“隐圣”,并将苒山奉为圣山。在碧温玄离开苒山东去前的几年,苒山既是羽族海上圣地,也是鲛族圣山。碧温玄东渡之后,帝恂为纪念他的功绩,在苒山为他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塑像,并开始在苒山常驻一支军队。


兰沚

兰沚之名,来源于令岛屿名扬天下的兰槎木,很久以前,东临涩海的澜州羽族,惯于用沿海诸岛流放那些犯了罪却不能处以死刑的贵族。一位名叫月清酌的将军曾被流放到此岛——相比其他用来流放的岛屿,这里更加远离大陆,这样就不必担心这位有强大飞行能力的将军可以逃离。

而这位月将军在岛上发现了兰槎木,这是一种非常适合制作船只的木材,材坚而质轻,彼时刚刚被海峡生生割裂在两岸的羽族,正需要这样的木材来发展航运,沟通宁澜两州。

于是以兰槎木制造的新一代羽族木兰长舟就此诞生,月将军因此获得了赦免,他的后裔也获得改称“兰沚”的这座岛,从此自称“兰沚月”。


寒息岛

寒息岛位于涩海南部,是一座传统地图上并不存在的岛屿。

寒息岛约一拓大小,整座岛屿上密集地生长着兰槎木,但没有任何动物生活的痕迹,是一个很有“死岛”氛围的岛屿。

寒息岛的这种氛围源于岛上所拥有的一个暗月星脉,正是因为暗月的力量,寒息岛上除了兰槎木几乎没有生物活动的痕迹,这是一座充满了诅咒气息的岛屿。在九州外海的航运史中,曾有一些羽族航海家发现并登陆岛屿,但都惨死在了岛屿上,没能将这座岛屿的信息传播出去。

寒息岛上的暗月星脉诅咒力作用于登岛的生物,尤其对羽族影响明显。

踏上岛屿的人将会深陷于极致的恐惧之中,生不如死,最终形销骨立,宁可杀死自己求得解脱都不愿继续生活在这种极端的恐惧之中。

在暗月星脉的作用下,寒息岛上拥有暗月星石,是施展暗月法术的上等材料,同时可以用于制造暗月的星流舵。

寒息岛的星石对兰槎木也会产生影响,兰槎木吸收了暗月星脉石的力量之后会变得更加坚硬和挺拔,同时可以一定程度地消弭暗月的诅咒之力,所以寒息岛外围森林茂密的地方,诅咒的力量还不至于立刻让人疯狂。


月氏海图的传说

兰沚作为兰槎木的产地,曾遭遇过一场灭顶之灾,所有的兰槎木全部枯萎,这让月氏陷入困境。就在月氏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曾出海探险的族人带回了不一样的兰槎树种子,这种子比起原本的兰槎木更加优质,可以抵抗病疫,成功帮助兰沚月氏度过了这一场危机。

但带回种子的族人却陷入了疯癫,他人生的最后时光,是在难以名状的恐惧之中度过的,他一遍遍地重复着,不要去探究东部的海域,没过多久,他就死去了,留下了探险带回的树种和一张海图。

那张海图比当时流传海上的任何海图都更加精确,甚至连最微小的海岸线都精确地表现了出来,这样的海图足够让月氏在九州的近海畅行,但循着那位族人的足迹踏入东部海域的人们最终都没有回来,这让月氏放弃了继续探寻未知的海域,专注于兰槎木的培育和船舶的制造维护。

寒息岛也因此没有能够被发现。直到大航海时代,凭借雪凌澜对龙吟的参透,才终于发现了它的正确位置。


溯洄海

溯洄海的自然设定

大陆东南邻接的海域有着复杂的洋流,航行在溯洄海上,如果不是深谙洋流规律,往往会觉得自己身在逆流之中,艰难溯流而上,故而得名。

溯洄海在九州大陆周边海域中,以岛弧著称,这片海域上岛屿众多,以群岛的形态矗立在越州东南角的外海中,形成了岛弧的奇观。

由于溯洄海距离航运技术较为发达的宁澜羽族和宛州人族都比较远,而越州河络生性不喜水,加上溯洄海上海况复杂、群岛密布,使得溯洄海成为了海盗的胜地,溯洄海海盗在九州大陆颇具盛名。

溯洄海的岛屿链,最有名的是北部的逡巡岛链。

接近一千年前,越州东部发生了巨大的地质变迁,剧烈的地震将整个越州东部海岸线的山丘谷地都彻底毁掉,并最终造成了越州东部的破碎海岸线以及近海的一片群岛。由于地质变动不断,这里一直没能很好地发展起来,河络也放弃了这里。至于海域上,很多船舶如果不慎闯入了这片群岛区域,往往因为不熟悉海域的地质变化及琐碎岛屿密布的海况,而深陷其中无法离开,于是逡巡岛链的名声逐渐传遍九州。


大航海时代的溯洄海

最近三百年左右,越州东部海域地质运动逐渐稳定下来,并随着雪霄弋在这里发现了裂章星脉与明月星脉撞击的痕迹,河络开始以一种特殊的矿石为开采目标,在此地驻留了下来,并由此发展出了河络东部沿海赫赫有名的雷眼郡。

由此,越州东部的河络开启了与澜州羽族的往来,随着贸易的开启,逡巡岛链的海域海图也逐渐清晰,商船开启了一条擦着逡巡岛链西北一路向北航行的商运海路,而群岛内部,则依旧由各种海盗所占据着,如果有初入行的商船不慎误入群岛,面对的就是残酷的洗劫。

逡巡岛链以南的整个溯洄海海域,则由汐洄国鲛族占据,汐洄国是近海鲛族王国中,唯一不与大陆有港口城市毗邻的。汐洄国鲛族的海域以小岛屿密布而闻名。

汐洄国在帝弋时代末期,通过碧温玄与大陆种族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随着碧温玄离开以及九州外海的海盗团逐渐整合,他们开始和海盗团联系紧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群常年在海上漂泊的异族,并没有大陆种族那种令人讨厌的气质,反倒是一些可以结交的盟友,海盗团会将部分劫掠的收益与鲛族交易,换取鲛绡。

汐洄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鲛族国家,甚至可以将其与其海域上纵横的海盗团视为共生的势力。


不法之地——逡巡岛链

逡巡岛链是越州东部海岸线发生剧烈的星脉撞击导致地质变迁,最终诞生的一片新岛链。由于这里在几百年内发生过地质变动,加上岛屿林立,水况复杂,使得商船和军船都会绕开这里,久而久之,这里成为了海盗盘踞的所在。

随着汐洄国鲛族对海盗的纵容和配合,溯洄海海盗群体逐渐壮大,并慢慢地以逡巡岛链为基础,衍生出了一个属于海盗社会的文化——这里被称为不法之地。

所谓的不法之地,是指没有任何一个政权和势力可以控制这里的所在,海盗崇尚自由和金钱,这里有的时候一天流通的财富几可敌国,但没有人能够掌控着一切,这是一座交易之岛、一座猎奇之岛、一座野性之岛。

典海主是典海堂乃至逡巡岛链规则的架构人,他与无数海盗建立了逡巡岛链的秩序,一个不隶属于任何政权和法规的秩序,秩序其实只是最简单的自由和平等,来到这里买卖的人是自由的,也是平等的,没有人可以强取豪夺,也没有人可以决定价格,最终,一切都置于典海堂上,价高者得。

这里没有法律,但没有人可以蔑视规矩,唯一的规矩,就是自由与平等。


湄海

湄海的自然设定

溯洄海以西、宛州南部的海域是“湄海”,这片海域温暖湛蓝,海况较好,是宛州人族进行海上贸易的重要海域。

湄海中生产珠贝,所以除了海贸船,这里也有着很多人族采珠船。


大航海时代的湄海

大航海时代的湄海由贝珠国占据着,贝珠国鲛人会培育采集各种奇异的贝壳、珍珠,与各种族交易。


http://weibo.com/xinjiuzhou2016

@新九州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xinjiuzhou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