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父王,你看杜鹃花上停了一只杜鹃鸟呢。”小小的孩子拉扯着父亲的衣襟,“它在说什么啊?”

“它在说‘布谷’。”鳖灵回过头,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妻子。神界的碧轩树和精卫鸟,如今在蜀国都叫做杜鹃。花鸟同名,那天上地下依偎在一起的灵魂,也应该感到安慰吧。

“可是,它的嘴为什么在流血呢?”孩子奇怪地睁大了眼睛,“它有什么伤心的事吗?”

“没有。”鳖灵笑着抚了抚孩子的头,“它的心里,是幸福的。”是啊,杜鹃啼血,入土无痕,只要神界的阴影还笼罩在人们心头,杜鹃鸟就永远盘旋在蜀国的天空。然而它曾经以为失去的,却依然存在,它想要全力守护的,也依然永恒。不管天上地下,不管是长久守望还是执手偕老,只要还有人在一同坚持,就是一种幸福。

碾冰轻轻地握住了鳖灵的手,望进他漆黑的眼眸,嫣然一笑。

任凭世界转变

迅如云影变幻,

一切完成之物

归根回到太古。

怀抱古琴的神灵,

唯你先前的歌声

超脱转变与进程,

更久远,更自由。

苦难没有认清,

爱也没有学成,

远在死乡的事物。

没有揭开面纱。

唯有大地上的歌声,

在欢庆,在颂扬。

——里尔克

(完)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