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恨血千年土中碧

又是来到了西山。

当玉山倾塌的半边山体在湔江畔形成这座新的山峰时,鳖灵就随口把它命名为西山。蜀民为感鳖灵治水之功,乃在西山上修建了为鳖灵祈福的生祠。

出身于西海王族而又饱尝奴役之苦的阿灵,应该比自己懂得如何做个好国君吧。默默地从祠堂门口经过,杜宇坐在了通往湔江的山道边,周围景物映在眼中,竟似失了生气一般萧瑟。远处的湔江水滚滚向下游流去,如同很多宝贵的东西,失去之后就永不再来。

微微挺直了脊背,杜宇忽然开口:“是不是一定要我死,他们才会还给你自由?”

他的身后,鳖灵金色的眼睛黯淡下去,勉强笑了笑:“不,我只是来送你离开蜀国。”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杜宇苦笑着站起,朝前方走去。

鳖灵跟上来,静静地说:“山下的渡口处,我为你造了一个贯星槎。”

“多谢开明君,不,开明帝。”杜宇神色如常,心中却不知是什么滋味。阿灵总是什么都考虑得周到,生怕他灵力不济捏不起蹑云诀,便专门造了那贯星槎促他离开。只是离开之后,他能到哪里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却都已默默无言。这个情景,让杜宇想起了当日在岱舆山送鳖灵离去时,那一段几乎被内疚窒息的路程。如今,一切都已挑明一切都已解决,为什么自己还会感到心碎得几乎失去力气?

停泊在渡口的贯星槎出现在了杜宇眼中,越来越清晰,多年前一起乘舟泛海的记忆也如同布景一般浮现在脑海中,明亮的单纯的快乐衬得现在的心绪更加黯淡。

“没料到在蜀国也可以找到碧轩树。”鳖灵似乎费了很大的劲才打破了面前的僵局,“你现在可以乘这木筏漂流到银河的最深处去了,还记得吗,那是我们共同的理想。”

怎么会不记得?杜宇轻轻地笑了笑。飘摇的波浪中互相扶持的感动和温暖,让人直可以跪下来感谢上苍的恩赐。“只要还有人和自己一起坚持,便什么都可以承担。”可是,心中珍惜的人却一个又一个地远去,到头来,还是只剩下他自己独自面对永恒的孤寂。

“阿灵,你还有为难的事对吗?”杜宇看穿了黑衣男子眉目间隐隐的烦忧,尽量释然地笑着,“如果我还剩下什么可以帮你的,就尽管拿去吧。”

“没有!”仿佛自卫一般,鳖灵断然否定了杜宇的话,“你没有什么可以帮我,我不需要借助神界的力量!蜀国从此也再不会有任何神人!”

这才是鳖灵真正的想法吧,这种隐忍以久的愤懑,一直作为优越的神人高高在上的自己是无法领会的。杜宇伸手抚摸着贯星槎削磨得光滑的木桨,低声道:“可是,神界的力量就像阳光一样无所不在,你又怎么能躲得过呢?”

“如果神是光,我便是影。光越强,影便越暗。我已经下令把金杖和其他神器都埋到三星堆的地底去了!”鳖灵发誓一般地说,“没有人能逼迫我,让那些神山都像岱舆山一样,通通沉没到北极的海沟里去吧。”

杜宇有些吃惊地望着他,此刻才意识到,一旦驮负归墟神山的巨鳌服役期满,就会轮到鳖灵去继续那六万年才得解脱的苦役了!尽管他拼尽全力想摆脱这屈辱的宿命,但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与整个神界对抗?

“那个日子还早着呢,你快走吧。”鳖灵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转过身,藏在衣袖中的手已紧紧地握成了拳。

杜宇不再坚持,跳上贯星槎,一撑碧轩树枝做成的木桨,顺着湔江向下游漂去。远远地回头,鳖灵的背影依然凝固了般一动不动。

“陛下,请等一等!”岸边,一个身影顺着湔江大堤跑动着,大声呼喊。

不用看,杜宇也知道那是碾冰。他侧过头,手指紧紧地握住了贯星槎的木桨,没有回答。贯星槎继续沿着江水漂去,离奋力奔跑的碾冰越来越远。

“陛下,请救救蜀国吧!”碾冰焦急地呼喊着,竟不顾一切地跃入江水,奋力朝贯星槎游来。

杜宇暗暗摇头,虽然此前碾冰反常的举动引他失足成恨,却终不忍心看她独自在水中苦苦支撑。他把手中木桨递到碾冰身前,将湿淋淋的女子拉上了贯星槎。

“我不知道夫君和陛下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现在蜀国危在旦夕,请陛下留下来想想办法吧……”尽管冷得浑身发抖,碾冰仍是固执地恳求着。

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凝视着面前女子清澈无暇的眼睛,刻意封闭的记忆中种种耐人寻味的蹊跷慢慢凸现出来。“究竟出了什么事?”联想起此前鳖灵眉间的郁色,杜宇追问。

“请陛下随我上岸。”碾冰焦急的神情有了一点缓和,却仍然不等贯星槎完全靠岸,就抢先踏上了狭长的原野,“陛下你看……”

湔江两岸土壤肥沃,自蜀国朝廷大力提倡农耕以来,蜀民已陆续开垦出万顷良田,引水灌溉的沟渠更是交错纵横,滋养出“天府之国”的富庶。然而此刻杜宇面前的土地,却仿佛被什么东西掠去了生机,所有的植物都变成了垂死的焦黄,软弱地倒伏着,让人如同置身于死气沉沉的坟地之中。

“一夜之间,蜀国所有的土地都变成了这样……”碾冰跪倒在大地上,抓起一把风化成沙的泥土,哽咽着说不下去。

“因为灌溉的水中施了法术。”杜宇转身望进碧绿的湔江,粼粼的波光不断晃动,最终组成了鸣奇仙长微微冷笑的脸。

“潍繁得不到的土地,我便帮他毁去。”

杜宇笑了,就像以前杜芸面对众神的非难时所做的一样,笑得温和,却透出淡然的轻蔑。他伸出手指,让先前咬破的伤口中滴下一粒血珠,渗进了脚下毫无生气的土地。

仿佛一颗石子投进水平如镜的深潭,血珠迅速地沿着泥土的缝隙渗透,淡淡的红光涟漪一般向四周扩散开去,形成一个方圆一丈左右的圆圈。

碾冰惊喜地欢呼了一声,看着圆圈内的庄稼渐渐被灵气染绿,重新抖擞着枝叶挺拔而起,在四周沙漠般死寂的荒芜中,更显出这绿色的鲜活灵动。

杜宇欣慰地笑了笑,更多的血珠从他的指尖滴落到土地里去,仿佛春风一般赋予了周围土地跳跃的生命。神人的血,本就可以增强咒诀的威力。

“别忘了,湔江的水滔滔不绝。”鸣奇仙长冷淡的脸在水中复又消散成流动的水纹,“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碾冰担忧地看了一眼杜宇,却从他脸上看出一种镇定的坚决的神情来。第一次,碾冰真正地意识到,面前这个一向随和得有些软弱的男子,是值得她尊敬和信任的神。她紧赶几步,跟着杜宇向前面更加辽阔的土地走去。

“我不接受你的施舍。”鳖灵迎面走了过来,“凡界的命运不需神人来承担。”

“这只是你的意愿。”杜宇笑了笑,“不是蜀国的。”

“我就是蜀国。”鳖灵冷冷地道,“还要我再重复一次么?蜀国不欢迎任何神人,也不需要任何神迹!”

“夫君!”碾冰不解地奔上去,“可是你有什么办法呢?”

“禁止从湔江引水灌溉,从别的河道修渠引水。”鳖灵握住了碾冰的手,诚恳地道,“相信我,最多撑过这一年,明年一定会好的!”

杜宇苦笑了一下,干瘦枯黑如鸟爪一般的手,倒毙在爬往赈济司道路上的饿殍,那数年前蔓延的饥荒所带来的一切痛苦,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如果一个人的尊严需要千万人的幸福乃至生命来殉葬,那究竟应该被称为尊严还是暴戾?一念及此,他不再理会鳖灵,走开几步,掌沿在手腕上一抹,一道鲜血如同彩虹一般洒落在大地上。

“你走,不要以为神人的一点点恩惠,下界就要奉献驯服和膜拜!”鳖灵冲上来,想迫使杜宇回到贯星槎上去。

“别再固执了,你一个人无法与神界对抗。”杜宇闪身避开了鳖灵,手臂一扬,腕间的血如雨点一般洒向大地,“我来帮你。”

“我来帮你。”初到岱舆山的时候,当头砸下的玳瑁箱将他的脊骨几乎压断,是谁伸出了手,笑着说出这句让他几乎落泪的话?可是,那张扬的容光中,究竟隐含了多少居高临下的悲悯,让他无数次在真切的欢笑后耿耿于怀?终于,瞬间的感动被久积的怨恨埋没,鳖灵再顾不得在碾冰面前隐藏自己的身份,手臂暴长,巨掌朝杜宇挥去:“我的命运不用任何人插手!”

杜宇猝不及防,跌出老远,手肘撑了一下,竟没能站起来。

“阿宇——”鳖灵蓦地收掌,一时间悔愧无极,朝他冲上两步,又顿住了。

“终于肯这样叫我了。”杜宇站起身,笑着走上来握住了鳖灵的手腕,“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恨我,姐姐早就说过,阿灵是一个善良的人啊。”

“胡说!”鳖灵眼见杜宇安然无恙,分明是示弱来欺骗自己,立时便要抽身而去。不料杜宇的手中仿佛具有巨大的吸力,他一挣之下竟没能挣脱。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鳖灵惊怒交加:“你在干什么?”

杜宇没有回答,然而站在一旁的碾冰却可以清楚的看到,杜宇握住鳖灵的手已渐渐变成了黑色。那黑气仿佛活物一般顺着他的手臂上升,渐渐弥漫了他苍白的脸孔。不一会,杜宇整个人已仿佛变成风化以久的青铜塑像,透出黝黑到透明的光泽。

“你不可以!”鳖灵猛然醒悟他在做什么,却仍旧无法挣脱他铁钳一般的双手,“我长生不死,还有几万年的时间来想办法逃脱那宿命的苦役啊!”

“那样的抗争,代价太大了……”过了良久,笼罩在杜宇身上的黑气终于慢慢淡去,他睁开眼,微微喘息着笑道:“对不起,我破除了你的灵力,你以后就是一个凡人了……”

“混蛋,为什么要用禁术?”鳖灵难以置信地盯着他,悲哀地看着他眼中的生气正渐渐涣散,“你难道不知道,你马上就会死么?”

“一旦长久地盘踞在权力的颠峰,就是睿智如天帝也会违背自己的初衷啊。”杜宇放开了鳖灵的手腕,慢慢躺倒在恢复了生机的大地上,吃力地笑道,“权力就是迫使别人违背自身的意志,我怕你,最后也会变成一意孤行的暴君……”

“陛下不会死的!”一旁的碾冰终于忍不住冲过来,跪坐在杜宇身边,却求救一般拉扯着呆立的鳖灵,“陛下是神人,他不会死的,是不是?”然而她的声音忽然惊恐地顿住,怔怔地看着杜宇的身体一寸一寸地融化消失,泪水无声地滴落下来。

神人的血肉一点一滴地渗进了被湔江水浸润的土地,复苏的绿色如同波浪一样席卷了整个蜀国大地。碾冰闻见了江离草和野山药的清香,她不忍地偏头靠在了鳖灵肩上,感觉得到夫君的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

即使闭上眼,杜宇也能看到头顶的苍穹上,巨大的天门正轰然而开,一道金光灿然的阶梯如瀑布一般垂挂下来。只要他的灵魂顺着这阶梯去到万物之始的虞渊,他就可以忘却所有的烦恼,沐浴重生。然而,那个神界,他是不会再回去了。

抬起手,杜宇握住了鳖灵的手掌,把它交到了碾冰的手中。他相信这个女子善良宽厚的心地,一定能最终消磨掉鳖灵心中残留的怨恨和偏执。

“可是湔江的水滔滔不绝啊!”蓦地想起鸣奇仙长冷硬的宣示,碾冰的焦虑脱口而出。

“我以永生的沉沦来抗衡一切法术。”奋力吐出禁忌的咒诀,杜宇的声音渐渐如盛夏的水渍一样消释无形。

“阿宇——”久远的亲近的称呼,终于再次从鳖灵的口中吐出,他伸手想要挽留住杜宇的存在,然而手掌所触之处已是空空一片。

“蕙离,我终无法用全部的灵魂来陪伴你。”

这是鳖灵和碾冰最后听到的杜宇的话语。身为凡人的他们无法看到,当整个身体完全消融后,那缕阳光一般的灵魂如何避开了宽广的天梯,挣扎着分裂成两段,一段坠入了冥府,一段渐渐凝聚成一只黑色的精卫。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