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与君相对作真质

“阿灵,快完了吗?我带你去紫泥海玩。”杜宇飞身停在一株碧轩树的枝头,笑嘻嘻地看着忙碌的黑衣少年。

“挂完这一箱就好了。”阿灵踩着梯子,一边将箱中的珠玉点缀到身前的碧轩树上,一边答应着。不同于杜宇的轻快开朗,阿灵的眼中总是结着淡淡的沉郁,仿佛秋季清晨的霜花,一旦伸手去碰触,便立时消释了。

“神界的规矩真可笑,干嘛非要把这些玩意都挂到树枝上去?好欺骗那些修道的凡人,让他们以为神界的树上真是结珠宝的么?”杜宇嗤笑了一声,不耐烦地跃下地来,双手在箱子里一抓,“我帮你挂好了。”

“不用了……”阿灵犹豫了一下,终于道,“被别人看见不好。”

“怕什么?”杜宇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顺手就把一只玉瑗坠上了树枝。

阿灵无奈地看了看他,想说什么却没有出口。

施展法术将几个箱子的珠玉对付完毕,杜宇引领着阿灵,穿越始终迷漫在岱舆山腰的云雾,走到了西岸的紫泥海边。

“下来玩啊!”杜宇扑通一声就跳入了海中,荡漾的海水立时将他的白袍染成了紫色,他快活地笑着,向岸上的阿灵招呼。

“不,西海的俘虏是不能碰海水的……”阿灵瑟缩了一下,苦笑道,“我不像你们神人这样自由自在。”

“自由自在?”杜宇习惯性地笑了两声,身影却蓦地停滞了,就那么站在海水中,沉默了开去。

“阿宇?”好半天,阿灵终于试探地叫了他一句。

杜宇回过头来,阿灵惊讶地看见他一向嘻嘻哈哈的脸上显出了思虑的表情。

“其实,没有人能够自由自在。”杜宇看了看天,慢慢地从水中走上来,抖去衣服上紫色的水珠,坐在阿灵身边,“你不知道,当初归墟上一起风浪,岱舆山就飘摇得象艘破船一样,害得大家成天都提心吊胆,生怕它什么时候就沉没了。如今虽然有了西海的巨鳌来驮山,可还是有很多人担心这些巨鳌的反叛……” 说到这里,杜宇猛然醒悟阿灵正是来自西海,连忙住了口,神情有些讪讪。

“西海不会叛乱的。贡献一些族人换来安宁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阿灵的目光,静静地望进了归墟的深处,“何况,我们都是自愿来的。”

杜宇心里有些懊悔,连忙笑着在阿灵耳边轻声说:“还是下海去玩玩吧,我可以在我们身边结一个结界,别人发现不了的。”

“不用了……”阿灵站了起来,“我还是回去干活吧,被他们发现就不好了。”说着,便转身要走。

“下来吧!”杜宇记得阿灵方才看着归墟的渴慕眼神,分明极想泡进那无边的海水中,于是伸手使劲一拽阿灵的手臂,两个人便一起跌进了紫泥海中。

似乎被海水呛了一下,阿灵挣扎着想要爬上岸去,却听见杜宇在一旁和善地安慰道:“结界已经布好,放心玩吧。”

阿灵低下头,果然看见自己身周凝结了淡淡一层光华,正愣神间,冷不防杜宇已暗暗结了一个水球,正扔在阿灵脑门上,顿时水花四溅:“小心,开始打水仗啦!”

阿灵猛地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个明显的笑意,双手在水中一捧,竟然也造出一个水球来,方才醒悟归墟的水质与普通水竟然是不同的。他眼见奔向远处的杜宇正转头望向自己,当即将水球朝他一掷,正溅了杜宇一头一脸,不由放声大笑。

两人打了一阵水仗,又躬身从水底挖出紫泥来,打闹着糊了对方一身。然而正当他们玩得起劲之时,阿灵却猛地停止了动作,直起身朝岸边望了过去。

“怎么了?”杜宇随着他的目光,正看见一个身穿妖奴服色的孩子站在岸边,当即道,“没事,他看不到我们的。”

“那是小五,你认得的。”阿灵低声道。

“小五?”杜宇这才仔细观察起那个岸边的孩子,见他孤零零地站在海边礁石上,双眼充满渴慕地望着面前的大海。然后他慢慢地从礁石上滑下,朝着海水走了几步,似乎想俯身去抚摸不断舔着海岸线的浪花,却又最终缩回手埋下头。过了一会,一滴一滴的眼泪打在他脚下的沙滩上,瞬间被吸收得无影无踪。

“他就是当初困住我的那条文鳐鱼吧。”杜宇轻声道,“想不到他也来到了岱舆山。”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修行浅,所以看起来还是个孩子。”阿灵默默地看着小五的举动,黯然道,“他当初一定要跟着我来,我也跟他家人保证要好好照顾他。可惜,自从来到了这里,我今天才是第一次看到他。”

杜宇心里正有些不安,却听远处有人招呼小五,小五连忙高声应了,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快步朝远处跑去。

“谢谢你,今天我过得很开心。”阿灵方才的兴致已全然不在,趟着水走上岸去。

杜宇跟着他走到方才小五待的礁石上坐下,见阿灵垂着眼不说话,连忙道:“没关系,我下次叫上他一起来玩。”

“不用了。”阿灵微笑着抬起头来,盯着杜宇被海水和紫泥糊得一塌糊涂的白色法袍,“若是被人知道你和妖奴一起玩,又不知该怎么嘲笑你呢。”

“他们才不会知道——我变个戏法给你看。”杜宇说着,指尖一弹,顷刻有无数的火花落在了他自己的法袍上,发出轻微的燃烧声音。过了一阵,他伸手拂灭那些白色火花,轻轻抖了抖身子,法袍上的泥垢便如雪珠一般纷纷掉落,而法袍又变得洁净如新。

眼见阿灵好奇的模样,杜宇笑道:“这法袍是用火光兽的毛织成的,叫做火浣衣,一旦脏了用火一烧就干净。”说到这里,杜宇眉毛忽然一扬,拍手笑道,“我有了好主意,下次就带你和小五去看火光兽,保证你们喜欢看!”

阿灵笑着点了点头,眼中却有些疑惑。

“怎么了?”杜宇奇怪地问。

“我很奇怪,你和别的神人不太一样……”阿灵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如果只是为了报答当日我对你的帮助,你大可不必亲自与我们为伍。

“是的,我和别的神人不太一样,因为我有一个不寻常的姐姐。”杜宇的眼光朝远处望去,却发现杜芸做工的悬崖已经被近处的山峰挡住了,“如果你想知道她的故事,我就告诉你。”

“想。”阿灵低下头,轻轻咬了咬嘴唇。

“姐姐是我最亲爱的人,小时候我就经常和她到这紫泥海来打水仗。”杜宇斟酌了一下,缓缓开了口:

“姐姐本来是要嫁给天帝做妃子的,然而她却和一个凡间的男人关系密切。本来以天帝对姐姐的情分,这也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事,然而事有凑巧,那个凡人所在的唐国国君得罪了神人,天帝便照例降下了瘟疫。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为此跑到神庙里指斥天帝,还煽动凡人摒弃祭祀和卜筮,让他们不再供奉神灵。这件事终于让天帝震怒,下令把他拘禁在冥府的最底层,用绝对的黑暗和孤独作为对他的惩罚。姐姐设法营救他,想用结界保护他不被神界抓获,却最终失败了。那个凡人的魂魄最后被锁进了冥府,永世不见天日,而姐姐也被封印了一切法力,成为岱舆山上唯一著白袍、佩族徽的仆役,沾上了永远洗刷不去的不洁的印记。

“我记得那个人死去的时候,姐姐跪坐在他身边,沉默得如同一块礁石,然而垂在那人胸前的漆黑的长发,却渐渐在我眼中变成了银白,仿佛一帘冰冻的眼泪。那个场景让我心疼得一辈子也无法忘却,所以以后一旦有人敢嘲笑她,我都会忍不住为她辩驳,甚至和人动手,以至于现在没人愿意和我玩。

“姐姐是我最尊敬的人,我相信她的做法没有错。虽然我没有胆量象她一样到凡间去,我却还可以和你做朋友。”杜宇说到这里,微笑着望进阿灵的眼睛,“你相信我们会永远是朋友吗?”

“希望是。”阿灵低低地说着,垂下眼去。

过了几天,杜宇专程找到了小五,恰好那孩子正跪在翔风台上擦洗着玉石地板。小小的身子如同尺蠖一般蜷起又展开,在诺大的翔风台上显得尤其渺小。

“小五。”杜宇走到他面前,试探着叫了一声。

小五抬起头,从杜宇半隐在袍角的靴子直望上去,目光顿时如同烟花一般,乍然地亮起,又立时黯淡下去:“是你?”

“是我,我叫杜宇。”杜宇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蔼,“我是来邀请你去游玩的,阿灵也去。”

“我不去,活还干不完呢。”小五咬着唇低下头去,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这活我施个小小法术就解决了。”杜宇微笑道,“走吧,再不去就赶不上了。”

“仙长,请您让一让。”小五擦到了杜宇脚下,皱着眉头道。

“小五,走吧。”杜宇见他似乎没有听见,弯下腰便想把小五拉起来。

“别碰我!”小五如同被火烙到一般缩回去,大声叫道,“我不去我不去!你不就是记恨着当日西海的事吗,要怎么报复直接来吧,不要给我玩这一套!”

杜宇没有料到他居然会这样揣测自己的动机,不由退开一步,涨红了脸:“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邀请你去玩,去看火光兽。”

“大家都知道,不能相信神界的人。”小五眼神犀利地盯着杜宇,手中还紧紧地握着抹布。

“小五,一起去吧。”一个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仿佛一阵春雨,浇灭了方才的戾火。阿灵终于来了,这个念头让杜宇不由舒了一口气。

“灵哥,为什么要和神界的人在一起?”小五见阿灵和杜宇微笑着点了点头,愤愤地问。

“我们要在这里待很久很久,多交点朋友也是好的。”阿灵伸手将小五拉了起来,怜爱地摸了摸孩子的头顶,“再说,你以前不是一直想见识一下神界的美景吗,就让阿宇带我们参观一下吧。”

“灵哥,我跟着你。”小五侧身走到了阿灵身后,冷眼看着杜宇在一旁施法将翔风台拂得干干净净,忍不住抢白了一句:“既然你们什么都可以施法做,为什么还要折腾我们?”

“因为法力也会有损耗的……”杜宇才辩解了半句,想起当初他们一路从西海拖船走来的艰辛,便讪讪地住了口,领着他们向岱舆山深处走去。

由于阿灵和小五都失去了法力,这一段路程便耗费了他们很长的时间。其间杜宇试着几次和小五讲话,那孩子却始终一言不发,埋头走在阿灵身边,显然仍对往事耿耿于怀。他的沉默让杜宇和阿灵也失去了交谈的兴致,幸而一路山势多变,风光旖旎,尽管一路无话,倒不显得太过枯燥。

岱舆山在九州的东面,夜晚也就来得比凡间更早。等到达火光兽出没的后山山林时,太阳神羲和所驾的六龙金车已经完全隐没到西方天空后——天黑了。

“黑乎乎不知有什么看头……”见杜宇停在林外不再前进,小五到底沉不住气地嘟哝了一声。

“等天完全黑下来,火光兽就出来活动了。”杜宇耐心地解释,而小五则轻哼了一声,扭开头不理他,只有阿灵抱歉地朝杜宇笑了笑。

三个人仍在林外等候,却见林中走出一个人来,法袍上绣着金红的飞鱼,正是蕙离。

“杜宇?”蕙离一眼看见杜宇,吃惊地招呼了一声。

杜宇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自然而然地往阿灵和小五身前走了一步。他注意到蕙离眼中一闪而过的忧虑,生怕她要说出什么伤到他人的话来,干脆抢先笑问了一句:“你到这里做什么?”

“我来采几株剪秋罗。”蕙离横过手中的金叶植物,淡淡笑道,“你这么晚来,是专程来看火光兽的吗?”

“是啊,带他们来看看,我想他们会喜欢的。”杜宇不想再多说下去,神态中渐渐带出了疏远的意味。这一点小小的暗示蕙离自然是懂得的,于是她也礼貌地点了点头,去远了。

“灵哥,她就是当日想抓我的坏女人。”小五见蕙离走远,方才低低地向阿灵嘀咕了一句。

阿灵握住小五的手,安慰似地紧了紧,却转头向杜宇道:“她喜欢你吧。”

“别瞎猜。”杜宇惊得一跳,本能地矢口否认,“她和潍繁他们是一伙的,所以我跟她说话一直很小心,生怕什么时候就传到潍繁他们耳朵里呢。”

正说到这里,小五的眼睛已惊异地望进了山林深处,脱口问道:“那是什么?”

杜宇转头,正看见树影重重的山林中,渐渐燃起了一团一团的亮光。那些亮光白中透红,从山林下方射出,渐渐汇集在一起,仿佛天空中漂浮的巨大云朵。光芒从树林的缝隙中四散而出,将林中树木映得如同银铸一般。

眼看小五和阿灵都专注地盯着面前变幻的景致,杜宇心中有一丝得意:“那就是火光兽了。白天他们在岩洞中睡觉,晚间便成群出来觅食玩耍,我们走进去可以看得更清楚。”

三个人安静地走进树林,朝那亮光聚集的地方走去。只见前方一条小溪从林中蜿蜒流过,小溪两岸聚集了几百只大小如豚鼠的动物,正在饮水嬉戏。它们长着一对圆乎乎的大耳朵,全身覆盖着三四寸长的白毛,冲天的亮光正是从这白毛上发出。几百上千只火光兽的亮光交错层叠,形成了一片光亮的海洋,似乎是大团的水银倾泻在面前一般,让人一时被这绚烂的景色弄得目眩神迷。

正屏息远望,冷不防小五啊地尖叫了一声,却是一只火光兽发现动静,带着一团火光便向小五脚下冲了过来。

“不用怕,火光兽不伤人的。”杜宇笑着弯腰将那只火光兽抱了起来,放在怀中轻轻抚摸,那只火光兽便惬意地半眯起眼睛,亲昵地将头在杜宇身上蹭来蹭去。

“给你抱抱。”杜宇见小五看着眼谗,便将火光兽递了过去。小五壮着胆子接过,一不小心却让火光兽窜到了肩上,在他脸上舔了一下。小五痒得哈哈大笑,伸手去捉没捉到,干脆躺在地上,和那只火光兽玩成了一片。

“这样的笑容,在离开西海后就没有见过了。”阿灵笑望着在一旁开心嬉闹的小五,火光兽的亮光在他的眼中一闪一闪,竟让杜宇一时以为那是泪光。

“不,我还见过。”杜宇低声道,“那天在紫泥海,你也曾经这样笑过。”

见阿灵脸上又绽放出感激的微笑来,年少的神人被自己的努力感动了,他开心地对阿灵道:“现在我才知道,做神人的乐趣就在于能给别人带来快乐。”

神人的乐趣……阿灵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了,然而沉浸在快乐中的杜宇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微妙的变化。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