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阅江楼大门后,张妈张开双臂拉住门扇,充满了警戒地看着我。

“告诉你家主人,我是给她送药来的。”托了托手中的木匣,我的目光越过妇人的肩望进了院内。傅咏晗和郑伦的纠葛,无论是悲是喜,此时应该早已结束了吧。

“主人说了,她不认识什么拂云观的道姑。”张妈忽然拈出一小锭银子来,“她说如果仙姑是要化缘,便拿了这银子去。”

我虽然告诫自己不要动怒,此刻也忍不住火气一点一点蹿上来——傅咏晗到底在搞什么明堂?正要想办法进去,却听有人从内院一路迎了出来:“青芜,你来了?”

居然是郑伦!我愕然地看着他,无论傅咏晗是否服下了忘忧草,郑伦都不应该出现在阅江楼才是。

“青芜,你没事就好。”郑伦支开了张妈,引我站在偏僻的屋角,低声道:“我跟你都说了吧,我赶回来的时候,咏晗已经服下忘忧草睡了。我提心吊胆地等到她醒来,发现她居然还是如以前一般温存待我。试探了很久,我终于发现,她忘记的不是我,而是你——当然,也包括你告诉过她的话。”

所以,傅咏晗忘了有程青芜这个人存在,忘了她们之间的恩怨纠葛,也忘了郑伦是陷害她沦落风尘的罪魁!原来——对傅咏晗来说,我才是她生命中痛苦的根源!才是她竭力想要忘记的一切!

“青芜,求求你不要告诉她真相。”郑伦见我定定地看着他,呼吸蓦地急促起来,越发局促不安,“求你帮我永远地瞒过她吧。让我清清白白地娶她为妻子,让我们能从此平安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青芜,我知道咏晗陷害你是她不对,但求求你——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又是这句话。我看着郑伦,慢慢冷笑起来。

“郑相公,原来你认识这位仙姑啊。”笑语中,傅咏晗穿了一身绿地青花的襦裙,分花拂柳地走过来。她认真地打量了我的容貌,然后亲昵地挽住了郑伦的手臂,侧头朝我一笑。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郑伦明显有些尴尬,迟疑着不知如何措词。

“不用了,贫道只是来卖药的。”我笑着打开手中的木匣,“这是专治心事过重、肝火上升的清灵丹,相信对二位有些功效。”

“我们没有病,不用吃药。”傅咏晗明显有些不高兴,不再看我,将目光转向了身边的郑伦。

“其实每个人都有病,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了。”我笑着也望向郑伦,“郑大人,是不是?”

“不知仙姑要多少银子,我买就是了。”郑伦不顾傅咏晗在一旁扯他的衣袖,手忙脚乱地从荷包里掏银子。

接了银子,我转身走开:“愿二位今后恩恩爱爱,再不记得贫道出现过。”

“仙姑,难道我们以前认识?”傅咏晗忽然在身后迟疑地问道。

“不,我们从不相识。”我望着深邃的天空,毫不迟疑地回答。

(完)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