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整个白天就在我的呆坐中过去了。除了几个远远朝我扔石块的小孩和窥视的下人,没有人搭理过我,自然,没有饭,也没有水。不过我竟不觉饥饿,肚子再空也比不了心里那份空荡荡的感觉,倒似灵魂都不见了一般。

原本以为父亲死后我已感受过了那份刻骨铭心的孤独无助,却不料被人遗弃的感觉,竟会寒冷如斯。

夜晚来临了。当月光照射到那些黄色的符纸上时,朱砂的笔迹立时射出了刺目的红光,如同一道道剑光一般将我全身笼罩。我抱紧肩头蜷缩起身体,却仍然无法让自己不受那红光的伤害。那些红光流入身体中,如同寒冷的泉水细细荡涤,直欲将每一份热度和力气都带走。

越来越冷,也越来越虚弱了,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照那个道士所说,天亮之后,我就会魂飞魄散,而我的灵力,则完全被吸入了符咒之中。原来——我先前那样专心修炼,不过是为人作嫁而已。而我那么真心想要带给她幸福的人,则躲在重重帘幕之后,默不作声。

“小姐,救救我……”我忽然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张开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得厉害。

“看来你还是不想死的嘛。”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说。

我勉强抬起头,正看见一只朱首白羽的大鸟站在柴房的房顶上,刻意摆出的姿态优雅得一如往常。“混蛋!”知道这个家伙已经看到了一切,我从牙缝里恶狠狠地迸出这两个字来。

“啊哟,居然骂你师父?看来让你吃些苦是应该的。”朱桓似乎幸灾乐祸的道,“好像你拜师的时候都没有给我磕过头呢,这样趴着就算补过啦。”

“你滚。”伏在地上咬牙忍受着符咒的侵袭,我愤怒地冷笑道,“原来,你也是来嘲笑我的。”

“错,我是来点化你的。”朱桓展了展翅膀,却继续留在了原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恨铁不成钢地道,“冤枉我费了那么多心思教你法术,你居然不会想办法对付这些鬼画符吗?”

“我试过,但是没有用。”没有力气和他斗嘴了,我虚弱地回答。

“不要贬低你师父的本事!”朱桓倒像是来气了,提高了他原本就有些聒噪的嗓音,“你试过什么?你一整天都像只呆头鹅,一只被人冲脑袋上打了一棒的呆头鹅!你是想等人来救你吗?我告诉你,没有人会来救你,这场劫数只能靠你自己才能度过!”

是的,我是一直在等待有人来救我……迷迷糊糊地听到这里,我再不管朱桓后面说了什么,放任自己哭了出来:“师父,请你帮我找小姐来!我知道她不会眼睁睁地看我死的,她一定会救我,一定会救我的……”

“我说过了,没有人……”朱桓说到一半,蓦地打量了我一下,愤怒的口气忽然和缓了下去,“也罢,我这就把她引来。青芜,你也该到长大的时候了。”说着,朱桓展翅朝小姐的绣楼飞了过去。

我松了一口气,无力地伏在了地上。小姐,只要你还信任我,还同情我,我就会忘记今天的一切,依旧把你当作全心爱戴的姐姐。毕竟,这份亲情一般的感觉,是我死死抓住不愿意放手的啊。

“你,你要拉我去哪里?救命,救命啊!”一个惊惧的声音蓦地在夜色中响起,是小姐!我猛地撑起身子,正看见朱桓化身的白鸟用嘴扯着小姐的衣袖,一路将她向我的方向拉了过来。

我知道朱桓此刻定又施法封住了其他人的听觉,因此也不再忌惮被人觉察,奋力叫道:“师父,不要吓她!”

朱桓漆黑的眼珠瞪了我一眼,放开小姐,轻捷地飞了开去。

“青芜!”小姐乍一见我,声音便立时颤抖起来。

“小姐,救我……”我怔怔地凝望着她,向她伸出手去,却在触及符圈的时候吃痛地缩了回来。

“救你?你要我如何救你?”小姐惊惧地问。

“把这些符咒拿开……”我知道对于凡人来说,这些符咒是没有任何伤害性的。

“放你……再去害人吗?”小姐沉默了一会,忽然问道。

这句话的语声仍然轻柔,和平日里小姐说话的语气毫无分别,然而那简简单单几个字,却似乎比那符咒的光芒更加锐利,竟似立时在我心里戳了几个窟隆,夜风一灌便是透心透体的寒冷。

“害人……”我茫然地重复了一句,却不知不觉说出了心里盘旋许久的话,“可是小姐你说过,不论我是谁,我一直都是你的好妹妹,你相信我的。”

“我说过吗?”小姐脱口问道,见我只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小姐忽然带着她所能有的伤心愤怒说道,“你还说你没有害人……我母亲只是气头上打了你一下,你就害她晕倒患病……青芜,我们家没有对不起你,你接下来还想害谁?”

“还想害谁?”我一时有些失神,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仔细地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庞上陌生的嫌恶的表情,我低声道:“你……不配这么问。”

“不,青芜,我真的想知道……你当初是不是,也想害我?”沉默了一会,小姐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这句话。

“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我强撑住最后一点力气,冷笑着回应,“我是狐妖,当然喜欢害人。你再不走,小心我冲出来,让你应了那个沦落风尘的谶言!”

“父亲说得对,原来你果真存了这个心思……”小姐显然被我这几句话吓坏了,后退了几步,转身捂住脸匆匆地跑远了。

我慢慢地笑了起来,原来,曾经那般暖心的信任,竟脆弱得不堪一击。我毕竟不是纯粹的人啊,我只想依据一些简单的天经地义的规则,然而即使我可以懂得这个宇宙,我也不懂这个人世和那些人心。

蚀心的寒冷越来越重了,魂魄仿佛立时就要冻得四分五裂。带着最后的绝望,我的眼前黑了下去。

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朱桓,这只白鸟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救了我。看着他手臂上被符咒灼伤的痕迹,我问:“你不是说,这天劫是应该我自己破的么?”

“可是你这笨蛋破不了了。”朱桓恨声道,“不过下次你再碰到天劫,我绝对不会救你了!那个牛鼻子果然有些本事,害我的手痛了好几天。”

我站起身,走到我们置身的山洞洞口,却蓦地发现脚下竟是一片云雾缭绕的深渊,渊底一条玉带般的河流正蜿蜒着向东而去。“你平时就是住在这里?”我转头问朱桓。

想来是记起了以前给我吹牛的玉宇琼楼,朱桓那个厚颜之人居然也脸红了起来,随即讪讪笑道:“这里是修炼的好地方,等我功德圆满飞升成仙之时,我就把这里送给你。”

“我拿它何用?反正我已经不想修炼了。”我只觉心中空荡荡的,什么事都索然无味,颓然地道,“我甚至连活着都觉得毫无意义。”

“青芜,要不是怕你撒泼,我真想一个巴掌打过来!”朱桓蓦地作出了一副凶恶的嘴脸,朝我骂道:“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做徒弟?那是因为我看出你有灵性,懂得热情地生活!现在你给我做出这副颓丧样子,岂不是骂我有眼无珠,连个徒弟都选错了人?”

“你是有眼无珠,我更是有眼无珠!”我靠着石壁,大声地道,“没有人需要我,我修炼与否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修炼就是要向人炫耀的吗?”不等我反驳,朱桓已蹿出洞去,轻飘飘地立在云雾之中,打了个旋子。“你不也喜欢飞翔的感觉吗?来,师父带你领略一下这巫山十二峰的壮阔景致,让你知道修炼所能带来的妙处。”见我不动,朱桓又道,“我这个人难得拉下面子跟人说话,你就别磨蹭了!”

我仍然没有动,脑门上却渐渐冒出汗珠来:“我已经念了口诀,但是——我已经飞不了了。”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