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姐的闺名叫咏晗,这是夫人千般叮嘱我不可以泄露出去的秘密。

小姐一直很好奇我为何甘愿卖身为婢,我答言只是为了摆脱那一成不变的生活——在亲戚的冷落中长大,然后草草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终此一生。实际上,那个时候我早已意识到自己不是“纯粹的人”,我与普通人都不一样。这个念头是我平凡生活中唯一可以守住的骄傲,我宁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慢慢咀嚼这份特殊所带来的兴奋与苦涩,而不是把自己的特殊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成为那些愚蠢之人的谈资和话柄。我在等待着某一天的到来,那个时候,我将咬破这层层束缚的茧,羽化成蝶。

小姐看上去是典型的闺秀,她比我大一岁,端丽的面容中带着浓浓的书卷秀气,连语声也温柔和缓。从第一次见到她起,我就喜欢上了她,特别是她在傍晚倚坐窗前时,夕阳在她的半边面颊上投下光晕,竟有些昔日母亲的圣洁风范。而她对我更是如姐妹一般亲切,宽和得有时让我恍惚以为又回到了昔日和睦的家。

然而没过多久我便发现,府中对小姐行动的限制十分严厉,她的行动几乎完全局限在绣楼和楼下窄小的天井中。初时我只以为是大户人家的规矩,渐渐地却听到一些传言。——原来传言是无所不在的,谁也别想躲过。

据说小姐自小就通文墨,有才名。一次老爷指着花园里一株梧桐树吟了两句诗让她续:“墙头梧桐树,风来听秋声。”小姐立时续道:“未知东君意,心绪乱纵横。”老爷一听“心绪乱纵横”一句,当即脸上变色,占卜几次之后,便将小姐禁锢在府中,不给她任何在人前露面的机会。渐渐地,连府中的婢仆也开始窃窃传递一个令人震惊的预言——小姐一语成谶,将来必定沦落风尘。

或许只有我对这个预言真正安之若素,每天尽我的本分做好每一件事,时常还会没来由地心情大好。一天小姐见我兴冲冲地拿了竹竿出去打枝头的柿子,便坐在栏杆前悠悠地道:“青芜,你不愿草草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终此一生,便逃到这里来——可是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我停了手,怯生生地转过身来:“小姐……”

“没什么。”小姐笑了笑,继续低头去看手中的书。

那一刻,我的心竟有一丝抽痛,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一天晚上,我服侍了小姐歇下,便照常偷偷下了绣楼,站在天井中,让清幽的月光如水一般流遍我的全身。这个习惯我已经养成多日,虽然自己不明所以,却感觉每次沐浴过月光之后神气便清爽了许多。

伸出双手接住自天而降的月光,我闭目感受着心中难言的舒畅,沉醉在这片安详静谧的世界之中,似乎忘却了自身的存在。

突然,身边传来一阵呷呷的鸟叫,我生气地睁开眼睛望过去:“你凭什么笑我?”话音一落,我蓦地伸手掩住了嘴唇——不过是鸟叫而已,我怎么就能听出它是在嘲笑我?

“嘻嘻,果然是个有灵性的丫头。”那只鸟忽然说出这句话来,把我吓了一大跳,不由后退了一步,后背抵住了那棵掉光了叶子的柿子树。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了这只怪鸟的模样——它傲然地站在屋脊上,洁白的羽毛在月光下一尘不染,而红色的面颊和黑色的长喙又为它增添了几许高贵气度——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鸟。

“你是谁?”我颤着声音问。

“还能说话,证明我没有看错。”怪鸟又用它难听的声音笑了起来,“你问我是谁?我是你的同类。”

“胡说!你是妖怪,我是……”我忽然语塞,心中一片迷茫——我是什么?

“看来你还是没有开悟呀。”怪鸟忽然展翅从屋脊上飞了下来,我注意到它的双翅展开时如羽扇一般美丽。然后,它在我震惊的注视中,变成了一个丰姿秀逸的白衣少年。

“咦,看到我这样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你居然没有尖叫?”少年有些失望地抱怨道,“亏我还预先施了法术,让整个宅子的人都睡得像死猪一样。”

“你要干什么?”我警惕地朝绣楼跨出了一步,事后我也很惊异——自己那个时候的第一个念头是不能让他伤害到小姐。

“我看上去那么像坏人么?”少年笑道,“我叫朱桓,是朱鹮鸟修炼而成的仙人。我看你有灵性,打算帮你修成仙道,也给自己积攒功德,好从地仙晋升为天仙。”

我静静地听他讲完,心中已信了七八分,于是道:“那么你先告诉我,我究竟是什么人?”

“你不是人,最多只能叫‘半人’。”朱桓印证了我平时隐隐绰绰的怀疑,见我还是一副懵懂的模样,便将我引到粉墙之前,笑道:“待会儿别吓得晕过去哦。”

“就算是照出副狐狸的样子来,又有什么关系?”我冷冷地白了他一眼,知道自己的漠然肯定会煞了他幸灾乐祸的兴致,而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原来你早知道了。”朱桓果然有些失望,“那我就不用浪费法力使出显影之术了。”

“你是说……我的母亲真的是狐精?”我竭力想让自己平静地说出这个结论,声音听在耳中却有些变调,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跳得厉害。

“确切地说,是狐仙。”朱桓斜着眼睛打量了我一阵,点了点头,“你母亲的修炼看来早已到达了地仙的层次,否则她不会有多余的灵气传到你身上来——所以,知道我为什么找上你了吧?你底子不错,很容易修炼到破茧之时,这样我既攒了功德,又少费了力气。”

朱桓在一边喋喋不休说话,我却没有听进去多少。微微垂着眼,我心里翻涌的只有一个念头:母亲来到人间不过是要修善积德,而母亲的失踪不过是抛却了丈夫和女儿,飞升成仙去了!

“怎么样,愿意拜我为师了吗?”朱桓还以为我在聆听,末了得意洋洋地问。

“我不想修炼。”我忽然说出连自己都奇怪的话来,“因为我不知道修炼有什么用。”

朱桓目瞪口呆地望着我,似乎是瞧见了一个傻子,他后退了一步,差点被台阶绊了一跟头。

“修炼之人无情无义,只会让人伤心愤怒,我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人?”我心头一片烦乱,不欲再与朱桓纠缠,绕开他打算回房去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修炼的好处。”朱桓见我不再理他,只顾上楼,便化身为白鸟飞到我面前,呷呷道:“十天之后,我会再来一趟,等你最后的答复。

我看着朱桓扑簌着它美丽如羽扇的翅膀飞去,心中明白自己最终会答应它,我现在不过是在寻找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而已。

几天后,我找到了这个理由。

那天小姐不知发了什么兴致,一直坐在后窗前,专心地似乎在观察什么,连一页书都没翻。我好奇地偷偷地立在她身后,也向窗外望,却只见到柿子树后的那堵土墙,自我到来之后就从未改变过的土墙。

我忍不住问:“小姐,那墙有什么好看的?”

她微微笑起来,我捉到了笑意中一分得意:“你只须将墙上高的地方想象成丘岭,低的地方想象成川壑,那土墙不就变成一幅绝好的山水了吗?”

我随口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胸中有丘壑’吗?”

“哪里有那样的境界。”小姐叹了一声,神色落寞地道,“其实我所能想像的,全是来自那些山水卷轴。”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试探着问:“小姐,你很想看真正的山川吗?”

“只是白日梦罢了。”小姐转过脸,自嘲地一笑,让我平白地心疼起来。我偶尔还可以借故到外面逛逛,而小姐却是一年到头地拘禁在这一方院落中。我不能想象,如果我可以凭借法术带小姐到墙外的世界去看看,她一向端庄得有些黯然的容颜上会焕发出怎样的笑容。

“小姐……”我忽然哽咽着叫了她一声。

“青芜……”小姐也动了情,摸着我的头发道,“以后无人之处,便叫我‘姐姐’吧,我心里,也一直是把你当妹妹看的……”

难言的感动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暗暗地在心里承诺:“小姐,我一定要竭力满足你的心愿,让你不会后悔把我当作妹妹。”

朱桓再度到来的时候,我在他意料之中地答应了跟他学道,从此改称那只笑声难听的白鸟作“师父”。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