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麦门冬从霖纶手中接过船牒。“等会儿闸门打开,你们就可以走了。”羽人军官停顿了一下,看着他说:“这次的战斗让人印象深刻。”

“多谢大人的信任。”麦门冬回答说,左臂上的两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不过比起霹雳焰消的下落,这点伤无足轻重。

“你们真的现在就走?”霖纶说,“我觉得汤英棋大人很想留你们几天,到时候和海武士号一起出航。”

“岛上的善后之事繁杂,还有那么多海盗要处置,我们不打扰了。”

是他带着汤英棋、霖纶找到黑疤的尸首,听说黄金鱼被断眉夏杜掠走,这位羽人统领有些微微失望,似乎对黄金鱼也满心好奇。海武士号在战斗最激烈时及时赶到,大部分海盗和他们的船在内港被围歼,只有血骷髅号很早就抛下黑疤逃离了,据说他们的新船长是花帽子高丁。

“很高兴和你们并肩作战。”霖纶主动伸出手,“祝你们早日找回伙伴,好运。”

麦门冬握了握对方的手。

霖纶向他敬了个羽人的军礼,然后转身大踏步地离开。

麦门冬的目光从霖纶的背影移向整个万宁岛,山顶的巡守府城堡,飘扬的海皇旗帜。下一刻,他跳上船板,返回了飞翔的耳鼠号。

“起航准备。”他对着迎面而来的老烟斗说。

“是的,船长。”老烟斗大声说,“准备起航。”

甲板上站满了人,秋石、荆芥、紫苏、明青石……还有洛卜。之前,玉石堡的秘术师情绪低落,麦门冬把所有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听说自己的珍珠眼被断眉夏杜利用,对年轻人的打击很大。麦门冬建议他回去。

“你不回玉石堡?”麦门冬问。

洛卜摇摇头,“我必须跟着你们去抓断眉夏杜。”麦门冬微微露出诧异的神色,现在大家都知道,他的珍珠眼成了断眉夏杜窥探的工具。

玉石堡的秘术师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根银色的长针,“你们放心,我不会拖累你们的。”他脸色苍白地说,“但是我一定要跟着你们,直到抓住那个老河络,这是玉石堡交给我的使命。”

说完话,他举起长针,猛地向自己的眼睛扎去,

紫苏发出一声惊叫,长针的针尖在洛卜的眼球前停住,是秋石紧紧抓住了洛卜的手。“你又要毁了自己的眼睛?”羽人啧啧地叹息说,“你有很多双双眼睛?”

洛卜皱着眉摇了摇头。

“所以嘛,年轻人,做事情之前好好动动脑筋,凡事不要太冲动。”羽人一反常态地唠叨说。

旁边的明青石递上去一根黑色的布条,洛卜起初还有些不解,慢慢双眉舒展,他接过布条紧紧地扎住自己的眼睛,“没有抓到断眉夏杜之前,我不会取下这块布的,船长。”

麦门冬点点头,“出发。”他大声说。

水手们各就各位,缆绳松开,风帆扬起,内港的闸门徐徐开启,飞翔的耳鼠号缓缓离开码头,驶向湛蓝的大海。

麦门冬站在船头,海风吹拂着脸庞,他在心中默默念道:我们来了,焰消,舞叶组永不分离。

(完)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