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丁这小子溜了,我们的东西也没能卖掉,一无所获呐。”老烟斗伸了个懒腰,正午的阳光烈得能把人融化,他眯缝着眼睛往地上啐了口唾沫,菸果叶的黑色,“那个胖子可真贪心。”

麦门冬微微皱着眉头,在路边的岩石上坐了下来。二百枚银铢,这简直是讹诈,我们当然不会接受。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没有钱甚至没办法离开这座岛,我们被困住了。

铁钎伸过来碰了碰他的脚。“只会拉长着脸吗?”霹雳焰消说,“瞧你一副丧气的孬样。”

“没辙了,晚饭我们就得饿肚子了。”麦门冬老老实实地说。

霹雳焰消冷笑了一声,“跟着你之后我们没少挨过饿,这里不过是另一座箕之洲岛罢了。”

麦门冬精神一振。是啊,大不了继续重操旧业做佣兵,只见过被骨头噎死的狗,哪有被尿憋死的人?他看了一眼河络,霹雳焰消转过头去,故意避开他的目光。有这样的同伴是星辰诸神的恩宠,他想。

“去找个最喧闹的酒店,会有好买卖的。”

“我们还有钱去逛酒店吗?”老烟斗挠着脑袋问。

“没钱就不能去?”麦门冬一边反问,一边笑嘻嘻地把手伸进衣兜,“让我再掏掏,说不定有哪个漏网之鱼呢?”他的手指触到一个硬物,不规则的形状,有些奇怪,他攥住它从衣兜里拿了出来。

这是一张灰白色的莎草纸揉成的纸团,麦门冬狐疑地看着,然后拨开纸团,纸团中间是一块平淡无奇的石头。

“纸上好像有字。”老烟斗眼尖地说。

麦门冬扔掉石头,把莎草纸抚平,上面是潦草的字迹。“商堂后的巨人石。”

“是什么?”老烟斗和霹雳焰消同时凑了过来。

“不知道。”麦门冬摇摇头。这不是他的东西,他也丝毫不清楚这张包着石头的纸是怎么到衣兜里的。

“下次你丢脑袋的时候,肯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霹雳焰消评价说。

巨人石。麦门冬往行商之堂的方向张望,“走,过去看看。”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正经事可以做。

行商之堂的后面是一块荒芜的山冈,大大小小的岩石杂乱无章地拥挤在一起,偶尔有野花野草从石缝间冒了出来,随着吹拂而来的海风摆动。爬上某个小山头之后,一块巨大的岩石跳入麦门冬的视线,粗犷笔直的躯体直刺天空,和周遭大片低矮的石块格格不入。就是它了。麦门冬看了看身旁的霹雳焰消和老烟斗,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和他对完眼神,各自往一个方向走去,麦门冬看着他们俩的背影跳跃了几下,很快消失在石头群里。

麦门冬独自走向巨人石。它就像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根石笋,底部大概需要七八个壮汉张开双臂才能抱拢,他绕着石头走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阳光有些刺眼,他背靠着石头站在阴影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麦门冬忽然有些小小的后悔,早知道应该问老烟斗要两片菸果叶的。

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清脆的鸟叫,麦门冬立刻警觉起来,是霹雳焰消发出的暗号。他从石头后面微微探出头去,一个人影正朝着巨人石快步走来,路上时不时回头张望,麦门冬习惯性地皱起双眉,缩回石头背后小心窥探。

对方熟门熟路地穿过大小不一的岩石,很快来到了巨人石前,她又一次向后张望,然后侧身来到了石头背面。

“喂。”她喊了一声。

麦门冬从隐身的地方站了出来,行商之堂中那个圆脸的女侍站在他的面前。“我怕你们不会来。”她看了看周围,“你的同伴呢?”

麦门冬没有回答她。“是你给我留的信?”他举起那张灰白色的莎草纸。

“趁你出去的时候,我扔在你衣兜里的。”圆脸女孩说,她的眼神稍稍有些挑衅的滋味,“别告诉我,你们弱爆了,和那帮家伙没得打。”

“打?和谁?哪帮家伙?”麦门冬问。

“你要抓的人。”圆脸女孩往头上比划了一下,“那个花帽子。”

“你知道他在哪里?”

圆脸女孩点点头。

麦门冬狐疑地看着对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海盗,我认得他。”圆脸女孩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如果你真的想要抓他,就快一些,别让他跑了。还有,不用再来找我,如果你们抓到他,我会来找你们的。”

酒馆有个滑稽的名字“老布不在家”,麦门冬走了出来,对着守在外面的人摇了摇头。

“跑了?”霹雳焰消问。

麦门冬没有回答,回头看向身后。老烟斗离开店小二的身旁快步走了过来,“去船坞码头了。”他低声说。

他们径直奔向船坞码头。要从船坞大大小小的船只和众多水手中找到花帽子高丁并不容易,麦门冬还是很快发现了海盗的踪迹。一艘单桅帆船正在离开鹿盔岛,快速驶向大海深处,从望远筒里可以瞧见带着金丝帽子的家伙在船舷一侧大声地指挥吆喝。

算他机灵,溜得快。麦门冬遗憾地想。

“我们出海去追。”霹雳焰消说。

“铁锤号的速度不如他们,而且我们的给养不够。”老烟斗回答说,他望向麦门冬,“现在怎么办?”

“我们回去。”

“哪里?”

“行商之堂。”

麦门冬依旧选择了角落的座位,圆脸女孩迟迟没有过来。麦门冬可以肯定,一进门的时候她就看见了他们,她只是故意不理睬。另一个高个子的男侍者向他们走了过来,“喝点什么?”

“你去换那个女孩来。”麦门冬指了指圆脸女孩。

侍者上下打量麦门冬,“喝点什么?”他又一次问。

“我知道你们这里的规矩很多,我已经带来过海赐之石,也喝了你们的商堂之酒,”麦门冬平静地说,“我不想惹事,现在只要你去把那个女孩叫过来。”

他的声音并不轻,足够引起别人的注意,那个有钱的枯瘦男人依旧在座,他好奇地张望过来,身旁的几个保镖露出并不友好的神情,也许是在为刚才高丁出现时引起的意外冲突感到忿忿不平。

圆脸女孩急匆匆地走过来,她的脸色很难看,一把拽住了自己的高个子同伴。“我来。”她轻声说。

高个子侍者瞪了麦门冬一眼,退开几步并没有离去。

“喝点什么?”圆脸女孩低声说。

麦门冬盯着她,对方的那双眼睛流露着复杂的神情,既带着怨恨,更多的是担心,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哀求。

“上一次我们的酒没有喝完,你不该收走它。”麦门冬说。

“你们离开了。”女孩辩解说。

“我们一口都没喝。”老烟斗接着麦门冬的话,“这是我们的酒。”

“你们就是想闹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高个子的男侍者低声说,“快点滚,要是里丙老爷来了,你们就没那么走运了。”

麦门冬看了一眼圆脸女孩,她的脸色苍白。

“等一等。”旁边传来声音,那个枯瘦的男人一脸的笑容,“这几位我请他们喝一杯。” 高个子男侍者还想说什么,枯瘦男人招招手,“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嘛。”

“谢谢。”麦门冬对着枯瘦男人说。

对方没有回话,举了举酒杯。

男侍者和圆脸女孩转身离开,过了不多久,圆脸女孩端着三杯酒匆匆走了过来。“你想干什么?”她一边放下酒杯,一边用只有麦门冬能听见音调低声说。

“我们没抓到那家伙。”麦门冬用同样低低的声音回应。

“我知道,见鬼,所以不要来找我。”

“你必须帮我们,否则我就去告诉里丙老爷。”

圆脸女孩的表情印证了麦门冬的想法,“我瞎了眼才帮你们。” 她咬了一下嘴唇,脸色阴沉着说,“在巨人石等我。”说完这些,她匆匆离去

霹雳焰消不解地看着麦门冬,“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没见过我吓唬女孩子?有些东西学学就会了。”他嘿嘿笑了两声,举起杯子大喝了一口,酒顺着他的嘴角流淌下来,“痛快。”他放下酒杯,对着枯瘦男人说:“谢谢。”

“跳舞女妖。”枯瘦男人说。

“什么?”

“是我的船,就在船坞码头。有兴趣可以到我的船上去喝酒,我保证比这里的酒好得多。”

“有机会一定。”麦门冬抹抹嘴站了起来。

没有花多长时间就在巨人石等到了圆脸女孩,她走得飞快,额上沁出了汗水。“快说,你想要干什么?”她的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忿恨。

“里丙老爷想强买我们的货,有没有什么办法?” 圆脸女孩沉默不语,麦门冬继续说:“我保证,再也不会来打扰你。”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保证?”对方嘲讽说,“一转身你就会出卖我。”

“姑娘,我们没有恶意。”霹雳焰消说,“只是想寻求帮助。”

“我帮过你们,结果反而是引火上身。”她忿忿地说。

“我们赶去了酒馆,那家伙很狡猾,已经带着他的船员溜了,我们没能追上他。” 麦门冬诚恳地说,“星辰诸神见证,我们一定会抓住那个海盗的。”

“管我什么事?”

“因为你也想要他偿还血债。”麦门冬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你说你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没有办法掩饰你的语气和眼神,因为你和我们一样恨这些家伙。所以我才来请你帮忙,卖了货就可以换一条船,我们才有机会去追踪血骷髅号。”

听到血骷髅号这个词的时候,圆脸女孩轻微地哆嗦了一下,双手紧紧握拳。

“我们不会强迫你的。”麦门冬继续说,“如果不愿意你就离开,这一次我们绝不会再来打扰你。”

“小妹,”霹雳焰消伸出手搭着圆脸女孩的胳膊,麦门冬从未听到过她如此温柔的语气,“我们找了血骷髅号很久,它欠下的血债累累,我们绝不会放过这帮海盗的。”

“我认识那个花帽子,还有他的同伴,就算他们烧成灰我也不会忘了他们一张张丑恶的脸。”麦门冬看见一滴泪水从圆脸女孩脸颊滑落,“我父亲是商船暮色号的船长,血骷髅号打劫了暮色号,他们杀了我的全家,我的父母和弟弟们,还有船上所有的水手、乘客。”她的呜咽着说,“在海盗上船之前,父亲把我推下海去,我躲在一个空桶里,在海上漂了三天三夜才获救。可是,我已经失去了一切。”

“盘瓠大神教导过我们河络,对良善之人给予爱护,对勤劳之人给予收获,对勇敢之人给予荣耀,而对邪恶之人,给予他的是罪有应得。” 霹雳焰消说,“我们在神明之前起过誓,一定会让血骷髅号偿还它所犯下的罪恶。”

“我帮你们。”圆脸女孩抬起头,眼眶里噙满泪水,“你们一定会抓到他们的,是不是?”

霹雳焰消望向麦门冬,然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这座岛上任何事情都是里丙老爷说了算,不过玉石堡在岛上留下一位秘术师,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她是一位监督者?”麦门冬问。

“我不知道。”圆脸女孩摇了摇头,“我只晓得里丙老爷对她很恭敬,称她‘银大人’。”

“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她?”

圆脸女孩稍稍犹豫,随即坚定地说:“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她。”

远处传来不停歇的虫鸣声,躁动不安,麦门冬微微皱起眉头,太阳已经开始偏西了,然而依旧是酷热难耐。

“我们不想让你承受风险。”霹雳焰消说,“你能够告诉我们这些,已经足够了。”

“我害怕过,里丙老爷对下人的处罚很厉害。可是比起害怕,现在我更希望得到公正复仇。”圆脸女孩说。

夜幕低垂,新月如钩,轻薄得像锋利的刀刃,众星闪烁,布满整个苍穹。潮水涌动发出哗哗的响声,仿佛大海独自的颂唱。眼前的道路黑黝黝的,只有月亮和星辰带来些许的光亮。

麦门冬走在队伍的最前端,柯翎——行商之堂的圆脸女孩——和霹雳焰消并排在一起,她穿上了一件从头罩到脚的兜袍,整个脸庞都躲在阴影之中。

“这样就没人能够认出你。”霹雳焰消安慰她说。

里丙大人不喜欢违背他意志的人,何况是出卖他的秘密。

他们已经离开了喧闹的码头,在岛的西侧有一块相对安静的聚居区域,那里大多是岛上的常住居民,还供奉着一座星辰神庙,柯翎说银大人就住在神庙中,担当着神庙祭司的职务。

麦门冬突然停下了脚步。有情况,他抬起右手,无声地警告身后的同伴,同时心中充满了担忧。这个时刻,这个地点,会有什么人在等候他们?

几簇亮闪闪的光点在杂草中飞来飞去,麦门冬感觉到危险的临近,他大喝一声拔出腰间的短剑,朝黑暗中砍去。剑刃带着呼啸声划破空气,但是没有砍中敌人,对方的反击不但快而且非常隐秘,丝状的武器瞬间缠绕住麦门冬的剑,巨大的力量传来,麦门冬踉跄了几步,勉强握住了短剑。

人影晃动,又是一根蛛丝破空而来,刺向麦门冬的小臂。麦门冬狼狈地闪过,他之前并没有接触过这种诡异的武器和背后的操纵者。

“小心。”身后传来霹雳焰消焦急的声音。蛛丝如影随形地抽过来,麦门冬不得不做了一个后仰倒地的动作,狼狈地在地上翻滚了几下。铁钎伸到他的跟前,他一把抓住,借着河络的力气站了起来。

霹雳焰消挡在柯翎和老烟斗身前,神色凝重地面对那些飞快移动的黑影。“你没事吧。”她沉声说。

麦门冬飞快地从衣兜里掏出竹筒状细长的器具,微微蹲下身用力在地面上敲击了一下,火光闪过,细长的竹筒如同火把一样燃烧起来。对面的黑影立刻像潮水般退开,躲进光亮照不到的阴影中。麦门冬将竹筒抛给霹雳焰消,自己又掏出了两个,迅速地点燃。

一根蛛丝毫无声息地刺来,霹雳焰消横过火把,火焰触到蛛丝,黑暗中发出古怪的叫声,蛛丝瞬间软塌塌地落在地上。

“这些家伙果然怕火。”麦门冬露出小小的得意神情。

“还没完。”霹雳焰消冷冷地提醒说。

“我只是想舒缓一下气氛。”麦门冬拍着衣衫上的灰尘,“太紧张了容易影响我的战斗力。”他分了一根点燃的细长竹筒递给老烟斗。

“现在怎么办?”老烟斗问。

“闯过去。”霹雳焰消抢先回答。她向前跨了一大步,火焰的光亮向前移动,阴影随之向后退去,黑暗中传来更多古怪的声响,不安和愤怒。

一只萤火虫从杂草丛中慢悠悠地飞过来。

“看见了吗?”麦门冬对着霹雳焰消喊道。

霹雳焰消点点头,往后退了一小步。

虫冢,记住那些古怪的名字能够让你活得更长。他们是一群行踪隐秘的高手,各有绝活,杀手、护卫、窃贼和江湖术师,麦门冬上一次听到关于虫冢的传说还是在八松城外的乡间酒馆,南来北往的客人很多,酒馆老板卖消息比卖酒更赚钱。“据说他们得罪了帝启四狼中的一位大佬,被追杀殆尽,残余的家伙也不知躲到那里去了。”缺了两颗门牙的老板笑嘻嘻地告诉某个似乎想要雇佣虫冢的客人。那已经是九年前的事了。

萤火虫飞近了霹雳焰消,河络全神贯注地举起铁钎。萤火虫振翅停在半空,下一刻它突然爆裂,一大片火焰从它不足指甲盖大小的身躯中迸发出来,周围的空气随之燃烧,形成了一个半人高的火圈,把麦门冬四人围在当中。

带着兜帽的柯翎发出一声惊呼。

火圈猛地缩小了一圈,麦门冬可以感觉到火焰的炙热,他紧紧拽住柯翎的胳膊,过了片刻火圈又慢慢向外退去。

“他们想干什么?”霹雳焰消说,她从另一边保护着柯翎。

“吓唬我们。”麦门冬回答。

他们正前方的火焰一下子低矮了半截,仅仅到了膝盖的位置。前方出现了人影,那个坐在行商之堂二楼的胖子正用丝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脸上显出不太高兴的神情。一个浑身上下穿着绿衣的高瘦男人站在胖子的侧后,冷冷地盯着火焰。

“你们真的太不友好了。”胖子嘟囔着说,“现在应该是我喝酒玩牌的时间,全被你们毁了。”

“错不在我们,里丙老爷。”麦门冬回答说。

“那么应该怪她咯。”里丙老爷努努嘴,对着柯翎说:“你在码头流浪差点被人拐进妓院的时候,是我好心收留了你。”他冷笑了一声,眼神忽然变得犀利,“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真是让我伤心。”

躲在兜袍里的女孩垂着头,一言不发。麦门冬觉察出柯翎的害怕,他大声说:“里丙老爷,她想帮我们,因为我们也可以帮到她。烧杀掠夺,残害无辜,那些海盗人渣不能永远地逍遥法外,总有人要去做这些事情的,而不是只和他们做生意。”

“这座岛上,只有生意,没有恩怨。”

“那好,我们会去收拾那些海盗,只要你和我们做一场真正的生意,而不是讹诈。”

“你觉得那是讹诈?可我不这样认为,老兄。”胖子咯咯地笑出声来,“谈得成就谈,谈不成就走,我可没有拦着你们。”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见银大人。”

麦门冬向前跨了一步,面前的火焰突然又窜高了,火舌像毒蛇信子一般抽动。

“你们过分了。殴打我的客人,诱拐我的侍女,现在还想要去打扰银大人。”里丙老爷森然说,“我应该如何处罚你们?”

他的话音刚落,火焰变得更加高涨,隐隐发出呼哧的声音。

“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留下我的侍女和那颗眼珠,立刻滚蛋。”黑影从火圈外面抛了进来,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那是一个小布袋。“我格外开恩,给你们四百个银铢。”

麦门冬捡起地上的钱袋,在手中掂了掂,“里丙老爷,等到玉石堡收了独目霹蜚的眼珠,我会替柯翎赎身的。”他扬起手把钱袋扔了回去。

对面传来胖子恼怒的声音,“混蛋,也不看看你们现在的境遇,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吗?”

麦门冬笑嘻嘻地回应:“你自己说的,这座岛上只有生意,没有恩怨。”

里丙老爷拉下了脸,“你们在搞什么鬼?” 他的眼神中充满疑惑,“凭什么挑衅我的耐心?”

“我们知道虫冢,里丙老爷。”麦门冬说,“已经见识过了蛛丝,然后是这一圈萤火。看上去它很吓人,可毕竟只是左道旁门的邪术,而不是受到星辰诸神祝福的精神力,星星点点的虫火怎么能和星辰之力相比?”

火圈发出愤怒的咆哮,突然冲天而起,火焰几乎达到了夸父的身高。

麦门冬捅了捅身旁的兜袍女人,女人连忙摊开双手,发出喃喃的念咒声,周遭空气开始迅疾地流动,变成漩涡的模样。她合拢双手,整个火圈被漩涡一下子吸取,不见了踪迹,发光的空气漩涡像吸饱了血的蚊子,变得滚圆,它散裂开来,形成十数个光球漂浮在半空中,把周围照亮如同白昼。

里丙老爷吃惊地站在那里,连身旁的绿衣侍卫也露出诧异的神情。在他们背后,六七名趴伏在草丛中的黑衣人就像突然暴露的虫蚁,或跑或藏,迅速地散去,直到消失不见。

“她不是柯翎。”里丙老爷指着兜袍女子,气急败坏地说。

女人放下遮住脸庞的兜帽,露出紫苏的面孔,她细声细气地说:“这位老爷,我没有想要骗人,真的。”

“柯翎呢?”

“她带着我的同伴,还有那只独目霹蜚的眼珠,绕路去见银大人了。”麦门冬说。

秋石、荆芥,还有明青石,也是四个人,驾着一条小船沿着海岸线出发,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见到那位玉石堡的秘术师了吧。

里丙老爷下巴上的肉不自觉地抖动,“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他急促地说。

“里丙老爷雇了那么多虫冢的手下,我们总是要提防些。在巨人石和柯翎见面时,周围那些虫鸣声吵得我心烦,我怕被什么虫子听见了,跑去老爷这里告密,所以还是小心些为好。”

胖子闭上眼睛重重地“哼”了一声,过了片刻,他睁开眼睛,脸上浮现出商人招牌式的笑容。“走吧,我陪你们一起去见银大人。”

霹雳焰消皱眉问:“你陪我们去干什么?”

“去星辰神庙的银大人那里呗,和你们的同伴会合。等到天亮,我亲自送你们上十二星芒岛。”里丙大人笑嘻嘻地说,“你们见过她老人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这家伙脸可变得真快,好像已经把刚才想要弄死我们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真是的,比我还厉害。

麦门冬看了一眼身旁的霹雳焰消和老烟斗,河络依然皱着眉,老烟斗倒是一副放心的神情,耸了耸肩。

于是麦门冬笑着说:“里丙老爷,你不会又是在消遣我们吧?”

“怎么会呢?”胖子笑哈哈地说,“这座岛上,只有生意,没有恩怨。你们有能耐,就应该多赚一点。钱么,是好东西,也永远赚不完。”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