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龙吟之密(4)

方知有百无聊赖地坐在连云角上,平静的面色之下透漏着无法掩饰的焦虑。

他已在连云角上等了两个对时,此时已是傍晚,大雨在渐渐转小,眼看就要停了。为了熄灭苒山大火,方知有逆天而行召唤了一场暴雨,但反噬很快就出现了——伴随着龙吟阁的现世,苒山东北潮湿阴郁的天气原本会持续数日,偶尔还会有小雨淅淅沥沥地到来,如今一场暴雨耗尽了印池的光辉,气温在急剧下降,但雨却最多再坚持一夜,此后再难以为继。

到那时龙吟阁还在吗?方知有不敢断言,但看着天空中那逐渐变淡的轮廓,他觉得这事儿不太乐观。

“他们俩到底还要在里面待多久啊?那是好玩的地方吗!”方知有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回踱步,他抬头看着那倒悬的楼阁,眼里时而恐惧,时而愤慨,时而伤心,时而决然。

“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啊,真的只是第一天啊……”方知有蹲下来,抓着头,“你们就让我这样抉择?这太难了……”

但当他放下双手,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只有决然了:“真是该死,我凝聚的时候,通过龙吟鱼看了很多很多过去的故事,我现在忽然想起了其中一个……那故事里有个孤单的男孩,他飞不起来,被人嘲笑,只有一个女孩愿意每天和他说一句话,后来女孩被全天下最厉害的人追杀,没有人敢去救她。我记得那个飞都飞不起来的残翼男孩,独自跑去救人,因为不然他就一无所有了。”

“不然他就一无所有了啊!”方知有从连云角上冲出去,一步踏上虚空,向着倒悬的龙吟阁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一无所有了啊!”

当方知有在龙吟阁中终于找到雪凌澜的时候,看到的一幕让他要双腿发软,几乎要走不过去。

龙吟之海中,雪凌澜悬浮着,只有肩膀和头还在水面上,十几条龙吟鱼在她周围旋转着,欢快地舞动着,好似在玩一个有趣的游戏。水面之下,已经看不到雪凌澜的躯体了,只有无数错乱复杂的金色线条在纠缠扰动,而水面之上,雪凌澜双目淌血,两耳也被血迹浸润,在这样的状况下,她竟带着满足的笑容,那笑容将画面衬托得愈发奇诡。

那些龙吟鱼,每一条都蕴含着浩瀚的讯息,自己作为虚魅时尚且不敢如此作为,雪凌澜作为一个有着实体极限的羽人,竟然如此冒险。

“还有得救!还有得救……”方知有在虚空中快步奔跑着,竟然一个踉跄,在空中翻滚了一圈,他着急地挥舞着手脚控制平衡,一番周折才终于来到雪凌澜身边。

他额头冷汗直冒,挥手驱赶着周围的龙吟鱼,然后试图将雪凌澜从海中“捞”起来,但这哪里可能,雪凌澜就像被冻在冰面上一般,任方知有使出浑身力气也无法撼动分毫。

他晃动着雪凌澜的肩膀,想把她摇醒,但雪凌澜的笑意依旧灿烂,双眼丝毫没有张开的迹象。这时他才注意到海面上的那副地图,它被雪凌澜紧紧握在手里,有血液从雪凌澜手心浸出,继而被海图贪婪地吸走。

“就是你了!”方知有终于明白雪凌澜为何可以一口气浏览如此多的龙吟鱼,这张海图上有他熟悉的气息,熟悉却又可怕的气息。他怒喝一声,将海图从雪凌澜手中狠狠揭开,一声巨响在方知有与雪凌澜中间暴起,海面忽然变得残暴而混乱,旋涡骤起,将两人一起卷入其中,天空那独一无二的强烈光芒在远去,方知有和雪凌澜也因此被淹没在海水之中。

但这反倒让方知有不再慌乱,这用水铸成的异世界,才是他所熟悉的龙吟阁。他望向雪凌澜,发现对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宁静和压抑。

方知有拼命游向前方,抓住雪凌澜的手,他尝试着吟诵口诀,却结结巴巴连续念错了两次才成功,海水终于趋于平静,海面再次出现在脚下,方知有脱力地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看着一旁睡得沉静的雪凌澜,他气恼地将海图狠狠扔出去,殷切而胆怯地说着:“快点醒过来啊,一定能醒过来的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再飞一次的吗,不是说要带我看遍整个苒山的吗……”

雪凌澜从一片虚妄的快乐中忽然惊醒,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方知有通红的双眼。

“你太执着了,雪凌澜……”看到雪凌澜终于醒过来,方知有心中的狂喜不可自抑地炸开,但他的言语中不无忧虑,“你甚至有些贪婪了,你找到了一个方法在龙吟中寻觅,但却不肯停歇。这样的贪婪驱使着你,最终会让你被龙吟阁吞噬,成为它的又一条龙吟鱼……”

雪凌澜回忆起刚才的经历,此时脑海中充斥的各种前所未闻的典故和知识,彰显着这次的际遇所获,而干裂的皮肤、充满血渍的面孔,以及自己内心极端的空洞疲惫也证明了方知有所言非虚。

她看着方知有苍白的脸和至今还在颤抖的双手,立刻明白这位刚刚认识的朋友是怎样地担忧自己。她艰难地笑着说:“你不是说你还要去看山川河流,不敢再进来了吗?”

方知有苦笑摇摇头:“若是没有人共举杯,再醇香的美酒,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捡起被自己扔在脚边的海图,将它还给雪凌澜,说:“这个东西很危险,没有彻底搞明白之前,还是不要随意使用为好。跟我走吧,龙吟阁很快就要关闭了。”

“罗砚伦呢?”来不及惋惜时间匆匆,雪凌澜突然想起来,从看到龙吟阁的大门开始,她就失去了罗砚伦的消息,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慌忙抓住方知有道,“罗砚伦还在这里,我们要找到他,一起出去。”

方知有皱眉:“他如果走出了自己的妄境,理应也来到这片海,既然没有来,说明他根本没有冲出妄境。”

方知有所说的妄境,就是雪凌澜经历的秋叶城,她将自己所知道的秋叶城交给了龙吟阁,然后识破了那座城中的关键,才得以走出,可罗砚伦又被困在了哪里呢?

“我不能抛下他不管,告诉我他在哪,我得去找他。”

方知有无可奈何地看着雪凌澜,像一个父亲在看着自己倔强固执的女儿,他的手指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一面在海面上扰动着,一面念念有词:“雪凌澜,你早晚会被自己的倔强害死,不但害死自己,还要害死朋友,害死朋友的朋友,总之你这么倔,肯定是不行的……”

雪凌澜知道他在帮自己寻找罗砚伦,笑着坐下来,说:“就像你不能对我置之不理,我也不能对罗砚伦置之不理,我们其实是一样的人啊。”

方知有看看她,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雪凌澜忽然想起了什么:“那先生你的妄境是什么呢?又是如何破解的?”

方知有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表情:“我的妄境,是凝聚时的一段际遇。那是翊王朝30年,当时我已经开始收束精神力,准备凝聚,但一个意志携带着强大的寰化之力侵入龙吟阁,我与它不由自主地融合在了一起。我一直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经过那场妄境,算是明白了,不过幸好有这一遭,才让我明白,为什么与你如此投缘。”

这话说得又是没头没脑,雪凌澜疑惑地看着方知有,但他却没再说什么,因为海中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方知有的秘术之下,无数龙吟从海底跳出来,化作一条条鱼后又像散落在地的珍珠一样四散钻回海中。在四散的龙吟鱼中,有一只与众不同,它只有小小的一点,但它从海面中跃起后,却没有再散开游走,它冲过了数波暗流和潮汐,直冲雪凌澜而来。它有一双金色的眼睛,那眼睛里带着凶光,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和威严,雪凌澜注意到它,将它一把抓在手里,一股巨力突然把她向上拔高,她甚至没有来得及抓住方知有伸出的手,只来得及看着方知有半蹲在地、兀自举着手的惊讶表情。

雪凌澜手中握着那条龙吟鱼,不断地向上游去,一道光横在她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当她冲破那光芒,漫天扑来的海水席卷而来,但她无所畏惧。

炽白的光芒淹没了她的视线, 天地昏暗,大海升腾,知道一切沉寂,雪凌澜已站在影龙号上,听雷云在嘶吼。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