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龙吟之密(1)

罗砚伦走在海天之间,脚下是冰冷的海水,大雨将海浪击打得溃不成军,砸在皮肤上也震得生疼。倒悬的龙吟阁中,城门高耸于半空,没有任何路通往那里,只有海潮声此起彼伏。

两人沿着脚下那些水雾朦朦的阶梯拾级而上,轻巧地踏在虚空之中,每一步都走得谨慎稳重,步伐打乱了坠落的大雨,让雨幕在台阶上有了难得的逗留,这才缓缓显露出水色的踏台。瓢泼的大雨之下,渺小的人影顺着那道倾斜阶梯向龙吟阁走去。

随着高度不断提升,眼前的踏台也开始变得明显起来,而且更奇妙的是,不知不觉中脚下的踏台已经变了角度,雪凌澜脚踩在倾斜的踏板上,却丝毫没有要坠落的感觉,她像是在平地中走了许久,却不觉天地已经在攀爬的半途中开始倒悬。

雪凌澜此时已经彻底翻转,她仰头看去,视线里竟然是连云角,大海在头顶浮现,无数银白色的小点,在海潮中闪烁漂浮,那是鱼群还是星辰?雪凌澜已经模糊了,唯一还清晰的,只有那终点——龙吟阁的大门,已经矗立在眼前了。

但罗砚伦却突然消失了,雪凌澜环顾周围,完全看不到罗砚伦的身影,水雾朦朦,遮掩了一切。她尝试着大喊几声,也一无所获,只能先压抑住担心,寻找打开大门的方式。

雪凌澜用手触碰了一下城门,那大门摸起来如同钢铁一般厚实,不断有雨水从淡金色的浮雕上溢出,像是汗一般附着在门的表面。她试着用力推动大门,却发现自己的手陷入到了刚才还坚硬如铁的大门中,有水流顺着指间注入她体内,在她体内循环。这感觉令人清爽但也透着一股惊悚,她立刻想要收回手,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耳边响起如山中清泉一般的叮咚声,眼圈有波纹搅动,她觉得自己的记忆在被一根丝线牵引着,在海水中晕开,这扇大门像是有自己的思想,正在和自己的回忆对话,了解自己的全部过往。

她的指尖感受到一丝颤抖,然后手就被大门“放”了出来。她还来不及回味刚才那奇妙的感觉,就看到大门慢慢洞开,内部的黑暗现出丝丝静谧和点点碎光。她再次回头,还是没有发现罗砚伦的踪迹,于是咬咬牙,自己闯了进去。

门关了,喧嚣雨声戛然而止,原本从地上不断流淌出来的细小水流也不见踪迹。雪凌澜抬头望向前方,她看到门后的世界,眼睛突然就红了。

这个地方,她又回来了,她无比熟悉的地方,她无比思念的地方。

这是……秋叶城。雪凌澜犹疑地看着她的脚下,大地开始成形,远方的山影逐渐被勾勒清晰,浩大而细微的世界被展现出来,雪凌澜尝试着向前走,与此同时更远处的景色也开始浮现出来。

可为什么,龙吟阁的内部,会是秋叶城的样子呢?

方知有说过龙吟阁有自己的意识,难道龙吟阁是活的?这座秋叶城,或许正是龙吟阁为她精心挑选的。

一念及此,她忽然心生期冀。她向前方远眺,那座耸入云中的高塔,像极了秋叶城的银穹塔,这是整个秋叶最高的建筑,站在塔顶,可以俯瞰擎梁山以南整个澜州大地。而自己所处的位置,则是秋叶京的外延,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一个她不曾去过的所在。所以这世界刚一展现时,她才会有那一刹那熟悉而陌生的感觉。

秋叶依山势而建,街区和建筑层次分明,有数不清的阶梯和沟谷。秋天到来的时候,城中的落叶会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颜色,赤红,晶黄,草绿,碧蓝,木灰,浅褐……每一片区域都有自己的颜色,而最终这些落叶会被风吹到临近的地方,颜色交织在一起,偌大的秋叶仿佛披上一层色彩斑斓的幻衣,那是四季之中秋叶最美的样子,会有人不惜跋涉万里来此,只为一睹深秋的秋叶城。

雪凌澜走进秋叶城,踏在干净整洁的街道上,两旁是各种各样的建筑,有市集,有街坊,还有供人休憩的园林。她好奇地四处张望,看着身为翊王朝公主所不知道的秋叶城。海上这半年,每每午夜梦回秋叶京,想起的都是皇宫中的景象,是父皇在书房的身影,是两位兄长在霜木园中的嬉闹,是在最高的银穹塔上俯瞰如衣带般的镶云道。而这样的繁闹街市,她未曾见到过。

她知道秋叶的皇城中有多少座宫殿,知道秋叶城的规模和历史,但那都是从书中读到的。现在,行走在路边,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剥落的墙壁下露出的红色砖石,看到银穹塔顶四处散射的橘黄色灯火,看到知石桥上石狮脖子的铜铃样式。

甚至她“看”到了更多,多到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轮廓,这不是用人的视角观察到的秋叶,而是千千万万个人的视角组成的秋叶。她忽然彻底看懂了这座城,看懂了它的点点滴滴,它的历史过往。

在它彻底毁于战火之前。

一念及此,安静整洁的街道忽然喧嚣起来,有店员摘下门板开始贩卖,有小贩在路边兜售新摘的水果,有少年在路边嬉闹,并忽然凝出羽翼向前腾跃,引来周围人们的喧哗赞扬。

雪凌澜走进一家酒馆,从桌上拿起一壶酒,那是天河酿,她倒出一杯轻轻品尝,却发现只有很普通的酒香和轻微的辣,与她记忆里的天河酿完全不一样。记忆中的天河酿是……她开始回忆,忽然口中的美酒带着记忆里熟悉的味道在胸中扩散开来。

龙吟鱼只能记载这个世界,而感受它,需要的还是自己的阅历。雪凌澜想起方知有,终于明白龙吟者为何哪怕放弃虚空中数千年的寿数,也要凝聚成形,在人间走一遭,即使只有数十年。

即便阅尽千帆,但若那千帆都是空洞苍白的,又有什么意义呢?方知有一定无数次地想象天河酿的味道,那么等他到了秋叶京,喝上一杯真实的美酒,一定欣喜若狂吧。

可现在的秋叶京……雪凌澜放下酒杯,怅然看着四周,内心忽然有一团火在燃烧,她走出那酒馆,穿过已经熙熙攘攘的人流,沿着镶云道向秋叶中心的极天城走去。她没有方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她坚信,这一定是龙吟阁的考验。

打开那扇门之前,有一汪水流过她的记忆,而后大门开启,秋叶京乍现。这是龙吟阁为她精心准备的一场妄境吗?

既然如此,她就沿着记忆里的路,去寻找吧。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