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燎原风雨(3)

雪凌澜仰起头,紧紧抿住嘴唇,保持着期盼与守望的姿态。面对这种伟大而且神秘的造物,她曾有各种各样的猜测。龙吟阁会像海昙花那样,海水升腾,然后从大海中凸现出来?亦或是完全由海水凝聚,翻卷着大漩涡直至变成一个高塔的形状?在此之前,谁都不知道龙吟阁的存在,而现如今,这样的东西终于要展露在自己眼中了,她的心里既有狂喜,又有不安。

但直到龙吟阁彻底现世,她才发现,自己的想象力,是多么贫乏。

大雨簌簌而下,在虚空中的某处停滞,轻轻滑落,一滴、两滴,无数滴雨水勾勒出龙吟阁的轮廓,海天之间,虚空之中,一个身影在慢慢显现,好似水墨画的笔触,在洁白的宣纸上一涂,再一涂,墨迹划过,便有了形迹。在雨流如注的海上,雨落在龙吟阁之上,涂抹着勾出它的骨骼,再丰满它的血肉,为它聚出房梁、砖瓦,印池的蓝色、太阳的金色,纷纷成为其中流动的血液。这过程如此豪迈,就像印池星神亲自手持画笔,将这一切用光和水在半空中重彩浓墨地画了出来。

雨还在下着,浮现在三人眼前的巨大造物已经笼罩在连云角的正前方,龙吟阁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样子。它像是完全由水晶塑成的巨大城市,却倒悬在半空中,晶莹透明,一眼看过去,似乎就能将它看穿。雨水穿过它坠落在海面上,像是它根本不存在一般,但它确实立在那里,只不过水无法阻拦水而已。

雨落在雪凌澜的脸上,挂在她长长的睫毛上不肯下来,她沉沉地望着眼前的龙吟阁,乌云笼罩,海水翻腾,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影子徘徊其上,它的吼声笼罩四野,像是在恐吓试图侵犯他威严的人。

但雪凌澜不怕,她终要成为大海的主人,而这不过只是个开始。

骤雨如幕下,蔓延苒山的大火正在慢慢熄灭,原本受困于其中的羽人士兵得以重整旗鼓,而人族的秘术师却只得在这大雨下悲泣怒骂。

方知有面色发白,这是他凝聚后第一次尝试如此强大的秘术,消耗之大近乎榨尽了他所有精神力,如今只有在雪凌澜的搀扶下才能艰难地站稳,他勉强露出笑容,但却轻轻地推开了一旁的雪凌澜:“不必过多担忧,公主殿下。”

那一刻,他没有呼雪凌澜的名,而是称她为羽族公主,这一场大火,源于她的族裔与人族的战争。他做不到仇视雪凌澜——这本就不应责怪雪凌澜,但那些生灵在火焰中的哀鸣让他内心绞痛,他不知道该如何宣泄。

“不,你救下了我的士兵,理应得到我和族人的感谢。”雪凌澜听出了方知有话中稍稍的疏远感,但感谢依然是发自真心的。

然而方知有听了之后只是摇摇头:“我想救的,只是鸟与松鼠,是奔跑的鹿和羚羊,因为它们是无辜的。”他注视着雪凌澜,这个和他一样能够看懂龙吟的姑娘,说出自己的忧虑,“公主殿下,你本应该去爱更大的那个世界,而非执着于所谓的家国和族裔。”

“当我有足够的力量去爱更多时,我会记起你所说的这些话,”雪凌澜沉静地望着远方那水雾缭绕的溟濛楼阁,“但现在,我还需要为家国而战。”

方知有叹了口气,不再坚持。他轻轻吟诵口诀,水雾开始在他身周萦绕,而后如飘带一般随风飞舞,延展,最终形成了一条从他脚下蔓延到龙吟阁的雾状长阶。

“你们可以去了,从这里走到尽头,就可以进入龙吟阁。”方知有犹豫了一下,对二人说,“龙吟阁并不是一个空荡荡的图书馆,任人来去索取,它有自己的意识,你们此行必多曲折,一定要小心谨慎。”

雪凌澜疑惑地问:“你不和我们一起吗?”

方知有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我刚刚离开那片虚无,又因为施展印池秘术消耗过大,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敢再进去了……”

他愧疚地对雪凌澜解释:“我怕再也出不来,我还有无数山川要走呢。”

雪凌澜点头表示理解,而罗砚伦更加干脆,直接踏上了那雾状长阶,在虚空中试着走了几步,让他有一种诡异的平衡感,他稳了稳身形,才算站住。这奇异的感觉让海盗之王也略感新奇,他挥出长刀,在那雾状长阶上划过,长刀锐利地切开阶梯,仿佛下一秒就要斩断脚下摇摇欲坠的道路,让他坠落海中,但当刀光闪过,水雾还是水雾,没有任何东西断裂,在伟大的印池星光辉下,至刚硬的力量也一无是处。

“这里和黑市群岛的海昙花真像,”罗砚伦皱眉,他回头问方知有,“这是你们龙吟者才能掌握的秘法吗?”

方知有摇摇头:“这是一种印池秘术,强大的印池秘术师就有可能做到。”他看出罗砚伦眼中的疑惑,追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吗?”

罗砚伦摇摇头:“没什么。”

说完,他不再看另外二人,一步步坚定地走向那虚空中的神迹。

雪凌澜刚要抬腿追上罗砚伦,但见方知有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说:“要活着回来。”

“等回来了,我再带你飞一次,这一次,带你飞遍整个苒山。”话毕,雪凌澜头也不回地踏上了雾状长阶。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