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宾之礼(3)

听到他最后这句话,雪凌澜当下一惊,巨大的危机感从心中浮起,她快步近前想要制住方知有,却感到有一股寒意瞬间从脚下蔓延到全身,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她的剑尖距离方知有的喉咙不过半寸,却再也无法递出分毫。

方知有后退一步,离开雪凌澜的剑尖所指,他保持着严肃的表情,同时又带着一点困扰:“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的来处感兴趣,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用剑指着我。我想你一定十分清楚,那一剑刺出去,我必死无疑。数十年凝聚,来到这世上不足一日,和你认识更是不足一刻,你却已经准备结束我的一生。”他说着说着恼火起来,但那表情却十分不自在,像是从哪儿偷学来的,“这是为什么?”

面对他的质问,雪凌澜有些犹疑,她意识到,这可能真的是一位涉世不深的魅,他本无恶意,而自己的敌意却伤害了他。于是她试着向对方解释:“这里是我的居所,里面躺着我一位重伤的朋友,与此同时,我的族人正在与异族战斗。忽然有人闯入,我难免会多有防范,用剑指着你,是为了保护自己,而非想要伤害你。”

她刚说完这些话,身体的僵硬立刻缓解了,伴随的是方知有释怀的笑容,他开心地说:“那么我就接受你的歉意啦,嗯……”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竟这么轻易地相信了雪凌澜的话,这让雪凌澜十分羞赧。尽管这个刚凝成的魅族涉世未深,但那一刻爆发出来的力量,让雪凌澜都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力。雪凌澜将剑收回鞘中,面对这样的人,一柄剑毫无意义,而因此暴露出敌意则是最愚蠢的行为。

“我叫雪凌澜,是……”她向方知有自我介绍,但在诉说自己身份时犹豫了一下,“是苒山的羽族统帅。”

“苒山的统帅……”方知有沉吟着,“苒山一直由羽族雪氏和鲛族碧氏掌管,你之前说在这里和异族作战,难道你们和碧温玄吵翻了?”

这样的问题再次让雪凌澜一怔,她总觉得方知有话里有奇怪之处,思忖着答道:“隐圣在十几年前已乘舟出海,不知踪迹,至于苒山,数月前遭遇变故,被人族占领,我们正和盘踞此地的人族海军作战,力图收复岛屿……”

忽然,她意识之前的奇怪之处,方知有是一只魅,刚凝聚不久,但对这个世界的一些过往十分了解。之所以只是一些过往,因为他只知道鲛族隐圣,对于苒山被人族海军占领的事情却不了解。

她话锋一转,直截了当地问道:“方先生,你从哪里得知隐圣与雪氏的事情?又为何不知苒山已沦陷的现状?”

方知有重新把目光投向墙壁上关于那条奇特鱼类的记载,他用手轻抚着图纸,整条鱼栩栩如生,似要跃出纸面,腹部的金光线条符号缠绕回旋,不见首尾,“我凝聚的地方,有无数条这样的鱼,有鱼的地方就有一个大千世界。”

雪凌澜看向那条鱼,却看不出个所以然,她对方知有的话疑惑不已。

方知有收回目光,走到雪凌澜桌前,好奇地翻阅着桌上的各种资料。翼云垂复写出的苒山卷宗和这些天苒山人羽交战的过程被他快速扫过:“你不只是苒山的统领,还是翊王朝的公主?”

雪凌澜有些悲伤地笑笑:“可惜翊王朝都已经没有了。”

“我刚开始凝聚时,它还那么强大……还有无数人为了它更加强大在整个大陆上奔走。”方知有念念叨叨地说着,终于快速浏览完了所有卷宗,然后他抬起头,笑着对雪凌澜说,“公主殿下,如果你带着我飞一场,我就给你讲讲那条鱼的奥妙,你觉得好不好啊?”

丧流港岗楼的门被忽然打开,几名至羽守卫吓了一跳,他们惊讶地看着公主殿下带着一名少年从房中飞出,向着港口翱翔而去。公主紧紧攥住那少年的双手,而少年则很是兴奋,不住地大叫,双腿在空中甩来甩去,极为好动,这轻率的行为害得公主在空中几乎一个踉跄,之后他们便听到公主气恼的训斥声,那少年这才乖乖安静下来,但眼睛还在不停地四处眺望。

“这人是什么时候进的岗楼?”一名护卫问其他人,但所有人眼中都充满了迷惑。

在方知有的指挥下,雪凌澜带着他来到丧流港的港口边。方知有好不容易从飞翔的兴奋中走出来,如今俯下身,将手探入海水中,四指握拳、食指伸出,在水中搅动着。

他看着远方的碧温玄圣像,叹息一声:“没想到,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东西,就这么轻易被毁掉了。我记得,碧温玄那些年也总是这样站着,像是在等一个人。”

“他在等谁?”雪凌澜被他这番话勾起了好奇心,问道。

这问题让方知有有些困扰,回忆了半天,才回答道:“这是人心里面的事情,我不知道,总之在每个太阳落下去的黄昏,他都会在这里等。”

隐圣是祖父和帝弋的好友,听方知有所言,这里面恐怕是有祖辈的一些过往,她干脆不再问,而是换了一个话题:“我已经带着你飞了一场,说好要告诉我的事情呢?”

“别着急嘛,很快就好了。”方知有饶有兴致地回答道,同时手指在水中画圈的频率逐渐加快,嘴中却依然在碎碎念,“男子汉说话算数,我不骗你的。”

雪凌澜这才注意到,随着方知有的扰动,海水中现出一些细碎的光,那碎光乍一看就像太阳照射在海水上的粼粼金斑,但仔细看会发现它没有铺在海面上,而是在海水中跳跃、汇集,最终环绕在方知有的食指周围,随波转动。方知有的搅动变快后,那光斑变得躁动不安,在海中不停地扭动,连带着更多光在诞生,在集结,他们慢慢有了形状,看着竟像一条在挣脱鱼钩的金色鲤鱼。

“这事其实是我第一次做。”方知有兴奋地说道,“我没骗你,真的是第一次。”

“这也是我第一次带别人一起飞。”说这话的时候雪凌澜其实有点心虚,丧流港之战她带着索爷飞过,所以这其实并不是她的第一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方知有天真的笑脸,雪凌澜顺口就说了一句谎言。

“知道吗?你是我来到这世上遇到的第一个人,初次见面你就愿意带我飞,我很感激。”方知有抬头朝雪凌澜灿烂一笑。

两人说话的工夫,被方知有搅起的海水越发汹涌,越发难以掌控。海浪不断拍击在岸石上,溅起的水花将雪凌澜的裙裾都弄湿了。方知有变得严肃起来,双眼如炬,手依然与那光在海水中做着搏斗,眼看那光跳动得越来越猛烈,方知有突然大喝一声:“落成!”

随着这声喊,一道亮丽的金色划破雪凌澜的视线,那光芒如此耀眼,甚至盖过了晴空下的日光。那一瞬雪凌澜仿佛失明了般,之间周围一切事物都暗了下去,海天之间,只剩灼灼升起的旭阳。

那东西带着一串水珠被方知有甩到了半空中后,凌空打了个转又重新钻入海中,刺眼的光芒这才又隐去。雪凌澜急忙快走几步来到岸边,刺眼的阳光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尾发着金光的小鱼,正安静乖巧地悬浮在海中,那鱼与卷宗中所载一般无二,晶莹剔透,体内有金色的线条游走,想来刚才所见的光芒都源于此。

“这就是龙吟鱼,”方知有此时已站起身来,双手交叠抱在胸前,看来对自己的手艺颇为得意,“我全靠它们了解外面的世界。”仿佛在回应他这句话,那鱼在水中摇了摇尾巴,打了个转。

“龙吟……”听到这个词,雪凌澜心中一震,她不自觉地凑近去看那鱼身上的闪光线条。当她的目光与那些线条接触时,巨大的轰鸣声在耳边如期响起,无数画面同时涌现在雪凌澜眼前,各处地理细节被无限放大的苒山、丧流港之战持续了一整晚的血腥场面、元极道的卷宗记录,庞大的信息量只在一瞬间全部冲入雪凌澜脑海中,快速交叠闪烁着,她呆立在原地,好一阵子没有任何反应。

等那轰鸣声消散,雪凌澜浑身发软,坐倒在港口边,她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动接受了有关苒山浩如烟海的信息,此时只觉得四肢无力,头中胀痛无比。

“你居然可以看懂龙吟!”方知有盘膝坐在雪凌澜身边,有些惊讶。他本以为,那金色的线条,是只有他们那群人才能领悟的东西,是隐藏在生命中的特质。却没想到,雪凌澜也能看得懂它们,能听到那浩瀚的吟啸,他感受到了一种归属,一种由来已久的熟悉。

他乡遇故知,茫茫世界,自己并不孤独。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很开心,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带着我飞翔了一场,也看得懂龙吟。有这等缘分,我觉得我们可以算是特别好的朋友了!”

雪凌澜感受到了方知有的真诚,可惜她现在无比疲惫,几乎难以回应。一条小小的龙吟鱼里的一小段金色线符就承载着这样多的信息,那么,是不是有更多被记录在其他龙吟鱼里的信息,是方知有所知道的?她使劲咽了咽口水,说:“如果可以的话,朋友,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方知有乐呵呵地说,“当然可以,朋友,如果我知道的话。”

评论

打 赏:¥
回复:
CTRL+ENTER快速发布
评论:
CTRL+ENTER快速发布